笔趣阁 > 聊斋炼丹师 > 121 过河
    张巍掌心雷大成,靠着他三十年的道行,他打出的掌心雷威力绝伦,不会比他的师傅通光道人要差。

    这发泄出了一身的雷气,张巍只能喊了一声:“爽!”

    躁动不安的心也平静下来,全身都宛如放松一样。所以说有人沉迷修炼不可自拔,那是因为修炼真的会给人带来快感。

    全真道的修士都是不婚不嫁的,修行都这么爽的话,婚嫁要来干嘛?张巍现在可以理解那些修士了,真的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浑身轻松,而天边也翻起鱼肚白,张巍轻手轻脚的回到营帐。

    进入自己的营帐,狗子敏锐的感到张巍有所不同,他细细的在张巍身边闻了闻,重新确认气息。

    而这个时候,小倩迷迷糊糊的从被窝中钻出来,她揉了揉眼睛,对张巍撒娇道:“少爷你去哪里了?刚刚打雷了!好可怕。”

    女孩子撒娇似乎是天生就会的本能,小倩根本不怕打雷,只是借着这个由头,对张巍撒撒娇而已。

    张巍闻言知意,立刻上去抱住她说:“不怕,不怕,有我在呢。”

    两人相视一笑,让旁边的黄豆吃了一嘴的狗粮。

    不多时,外面慢慢有了喧嚣声,家丁们陆续起床,开始准备早饭。

    一个时辰之后,队伍再次出发。

    中午时分,队伍来到了一条河边。探路的张大黑回来说道:“少爷,前方有条河,只是最近河水暴涨,将渡河的小桥淹没了。估计是过不了河。”

    现在是二月,万物消融,正是春汛的时候,小河小溪暴涨根本不奇怪。

    张巍听后问道:“可以绕路吗?”

    张大黑说:“根据行人说,最近的过河地方也有两三天的路程,还不如在这里等待河水退去。”

    这条河是去金华府城的必经之路,现在聚集在河边的行人还不少。

    张巍打马上前,一条浑浊的河流就出现在面前。现在正是春汛,河水湍急有数十丈宽。

    趟水过河是不现实的。张巍四周看看,这里聚集了不少人。这些人多是行商,也有几个读书人打扮的人。

    面对张巍这群人,行商们自觉的让开一块地方,给张巍他们停驻。

    这个时候,一个商队领队模样的人来到张巍面前,他先对张巍拱拱手,然后说道:“我是景行商队的领队,敢问公子也是行商吗?”

    张巍这群人不大像行商,但是他们又推着四十车的东西,所以这个商队的领队会有此一问。

    张巍没有下马,而是拱拱手说:“不是,我们是搬家。”

    这人一听,看了看张家的车队,然后点点头说:“原来如此,那就叨扰了。”

    他客气的对张巍笑笑,然后回到自己的商队。

    张巍看了看,他们这个商队是典型的行商组合商队。前文说过,这个世界出行有严格的路引政策。最方便的当然是拥有一个秀才功名,有了这个功名,自然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其次就是商队的路引。商队向着朝廷申请固定线路的行商路线,成功后就可以在这条道路上自由行商,然后官府就按照这个征收定额税赋。

    这种定额征税,方便了官府的管理,一些贸易大县,靠着这些税赋就能过的很好。

    因为税赋是固定的,一些得到资格的商队也会招收一些零散的行商,这些零散的行商没有资格申请固定商路。他们就向商队缴纳一份钱,然后跟着商队行动,以获得出县做买卖的资格。

    一些百姓如果有需要,也会缴纳一份钱给商队,混在其中去别的县。

    张家就有三条这种商路,这些都是张父靠着贵人帮助才得到的,这个贵人就是梅山的青桐道人。

    而眼前的这只景行商队,行商数量很多,看来这商队就是靠着收行商的份子钱过日子的。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一些商队有商路,但是生意做的一般般,为了降低成本,他们就会多带一些行商。

    针对这种情况,官府也是有对策的,这里就不细说了。

    这个景行商队,就是那种赚行商份子钱的商队。现在商队被河水阻拦过不了河,这些行商有些沉不住气,开始和商队的领队抱怨。

    有些行商想要绕过这里,但是商队的路线是固定的,绕过这里,被巡查的驿卒抓到,可是要处罚的。轻则罚没财物,重则吊销行商资格。

    这都是景行商队不能接受的。

    但是那些交了钱的小行商,他们也耽误不起时间啊,这些小商人靠的是散买散卖,一般都是在集市上买卖,而集市都是固定时间开放的,这要是耽误了时间,他们可就做不成生意。

    这边商队在争吵的时候,那边几个读书人模样的人,却走向了张巍。

    这几个人中,有三个人戴着正式的文士方巾,其他几人打扮更像是下人。这三人来到张巍面前,对着张巍拱拱手说:“金华学子陈安平(段鲤)(左明),敢问足下可是读书人?”

    其实张巍骑马佩剑,也戴着学士方巾,定然是个读书人,不过礼貌还是要讲的。

    张巍立刻翻身下马,也拱了拱手说:“在下峨山张巍,同进十年秀才。”

    几位一听,立刻抱拳说道:“原来是学长,失敬失敬!”

    同进十年,就是五年前。而他们几个是最近两年才考上秀才的,所以张巍被称为学长。

    大家互相介绍一下,很自然的就熟络起来。

    眼前的三个秀才,都是从老家过完节,准备去金华府的,然后大家就不约而同的被这河水给阻隔了。

    不过他们不是商人,不着急渡河,既然被河水隔断,那就停下来休息,看着奔流而下的河水,说着风月之事,也是一件幸事。

    都是被河水阻隔,因为人生不同,产生的心境也不同。那边的行商急得要死,这里的秀才却在观赏风光。

    张巍和几个秀才聊了起来,张巍毕竟也是做过业务员的人,口才自然不是话下,聊天的技术好,很快和几个秀才聊得火热。

    就在聊天的功夫,忽然河水翻滚,河面溅起巨大的水花,两个青面獠牙的水鬼拿着分水叉从水花中跃了出来,一下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