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年后,她带着三个缩小版的大佬杀回来了 > 第66章:不行!我怕被你压死!
    江氏刚想着将来没准能做太子殿下的岳母,若温繁星争气点,将来太子登基,说不定她就是皇后娘娘的母亲。

    那是何等的荣光!

    结果没高兴两秒,温繁星就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江氏脸上的笑容一僵,安抚道:“天医圣手虽贪得无厌,但医术确非浪得虚名,他既开口替你医治,想来是有把握的,你安心医治便是。”

    只要不是温家出银子,啥都好说。

    太子殿下不比温家富裕多了。

    温繁星的脸是为太子殿下而伤的,这诊金,理应由太子殿下出!

    温繁星却不想多说,母女俩早已经不亲厚了,她抽身道:“母亲,我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见她这般疏离,江氏扯了扯嘴角:“你身子虚弱,不好叫你陪娘多说话,回去休息吧,待会儿娘让人把人参燕窝送去你房里,你记得吃些。”

    温繁星淡淡的点了点头,便走了。

    江氏的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去,叹气道:“若星儿的脸能治好,兴许真能当太子妃。”

    就凭她?

    温月初心里冷嗤,脸上并未表露出来:“娘,我看未必。”

    “你此话何意?”江氏不解的看她。

    温月初不紧不慢的分析给她听:“且不说太子殿下的婚事,得由陛下和皇后娘娘开口,便是太子殿下自己,都未必能做得了主,再说四妹妹那副身子骨,能扛得起太子妃之位的重担吗?”

    “娘你想想,当年四妹妹为救太子殿下而伤了脸时,太子殿下都未曾许诺过会娶她,事发当时才是最好的时候,太子殿下在最感动最愧疚的时候都没说要娶她,何况是现在呢?”

    江氏一听,好像是有些道理。

    “可我瞧着,太子殿下对你四妹妹也挺好的。”江氏犹疑道。

    温月初不屑轻哼:“那不过是因为太子殿下心中对四妹妹还存着点感激与内疚罢了。”

    “可方才你四妹妹不是说,太子殿下会对她负责的吗?”江氏皱眉道。

    “娘,你忘了温九倾吗?”

    一句话,叫江氏顿时没了声音。

    温月初冷笑,真以为太子殿下是什么重情重义之人吗?

    当年温九倾都要嫁给太子殿下了,结果呢?

    温九倾死的尸骨无存,太子殿下可有为她说过一句话?

    自古帝王之家最是薄情。

    温繁星自己不也说了吗,太子殿下只是会对她的脸负责。

    没准太子殿下想的是,将温繁星的脸治好之后,再毫无心理负担的踹了她。

    趁江氏胡思乱想前,温月初又说:“不过我们兴许可以借四妹妹,将天医堂吞了我们的一半家产拿回来!”

    江氏听了眼皮子一跳:“你想做什么?”

    “天医圣手不是答应给四妹妹医治么?我们只需.....”

    “月初!她可是你的亲妹妹!”

    江氏顿时呵止了温月初。

    即便不亲厚,她也是你的嫡亲妹妹!

    温月初一愣,然后轻笑着安抚江氏说:“娘,你想哪去了?星儿是我亲妹妹,我怎会对她不利?我只是想借星儿的手,给天医堂一个教训罢了,难道娘不想拿回我们的家产吗?”

    自然是想的。

    江氏犹疑的看着她:“你之前不是说,用你六妹妹吗?”

    温月初闻言笑了笑:“娘,这不是四妹妹率先送上门吗?娘你想想,四妹妹此时背后有太子殿下撑腰,若是天医堂医治四妹妹出了问题,太子殿下能放过天医堂吗?”

    “我们借太子殿下和四妹妹的手,既能让天医堂将我们的家产吐出来,又能打压天医堂,不是一举两得吗?”

    话虽如此,可.....

    江氏还是担心:“星儿与你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万不可伤她性命。”

    “娘,她是我亲妹妹,我怎会伤她性命。”温月初微微一笑。

    “那你六妹妹那边.....”

    江氏还是觉得,与其用她亲生的温繁星去对付天医堂,不如用庶出的六姑娘。

    贱胚子随便怎么利用都行。

    横竖也不心疼。

    温月初岂会不知自己亲娘的想法,她安抚道:“娘,天医堂不好对付,若此计不成,再推六妹妹出去也不迟,横竖我们用得上。”

    .....

    温九倾对新领回来的‘小弟’十分信任,任由他自由出入天医堂,小弟孤舟表示受宠若惊!

    孤舟拿着他的金算盘,去书房埋首账本奋战。

    却在门口瞧见书房里有动静。

    两只肉团子搬来椅子,踩在椅子上,踮着小脚丫子往上够。

    奈何肉团子太小,书架太高,即使踩在椅子上,也够不着。

    大宝:“还差一点,二宝你抱起我,我就能拿到了!”

    二宝:“不抱!”

    大宝:“为什么呀?我差一点就能拿到书了!你想不想看了?”

    二宝:“你比我重,我抱不动你!”

    大宝:“.....”

    你还是我亲弟弟不?

    明明我们就是一样重!

    大宝眼珠子一转:“不然你让我踩一下,我踩着你的肩膀上,就能拿到医书了!”

    二宝拒绝:“不行!我怕被你压死!”

    大宝:“.....”

    这弟弟一定不是亲生的!

    孤舟倚在门框上噗嗤一笑,这两只肉团子可太有趣了。

    两只头团子听到声音,挤在椅子上回头一看,大宝扒拉着书架,一副小大人的口气指使着孤舟道:“你过来!帮我个忙!”

    新来的账房先生,娘亲新收的小弟,娘亲跟他们介绍过了。

    孤舟饶有兴致的走过去,笑道:“肉团子想让我做什么?”

    大宝:“谁是肉团子!你抱我起来,我要拿那本书!”

    肉团子一边伸手要抱抱,一边指着书架上的医书。

    孤舟其实大可不必抱他起来,伸手便能帮小家伙把医书拿下来。

    但肉团子怪可爱的,孤舟一把将大宝抱了起来,让大宝自己去拿医书。

    拿到医书,大宝在孤舟怀里往下看,跟二宝比划:“二宝你看,我拿到了!”

    小家伙拍了拍孤舟的胳膊:“小叔叔你放我下去吧!”

    叔叔前面多了一个‘小’

    孤舟笑道:“为什么是小叔叔?”

    大宝:“因为你是我娘亲收的小弟呀!”

    孤舟:“.....”

    大宝:“你知道小弟是什么吗?需要我为你通俗的解释一下吗?”

    孤舟:“.....”

    他觉得大可不必解释。

    二宝拿了大宝手上的医书,翻了两下,突然望着孤舟说:“小叔叔,我觉得你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见过?”

    本书首发来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