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唐门里的愚者 > 第六十章 华生
    嘶~好痛!

    痛!

    好痛!

    头好痛!

    梦境中的母亲、父亲、王冬……身影迅速支离破碎,陷入沉睡的霍雨浩只觉脑袋抽痛异常,脑子里想是跟有把钝刀子在慢慢割一样。

    他想睁眼,但在撑起眼皮的过程中十分困难。

    难道这里是死后的世界?霍雨浩的潜意识里还清楚的记着自己在昊天宗的庭院被斩首。

    但求生欲又迫使着霍雨浩睁眼。

    赶紧醒!赶紧醒!

    嘶……霍雨晴在迷迷糊糊间睁开了眼皮,眼睛里的所见之物是那么的陌生,传声机传出低缓安宁的旋律。视线很模糊,目光所及,霍雨还下首先看见面前是一张原木色泽的书桌,自己头下方也正是桌子的正中央放着一本摊开的笔记,桌上除了笔记本就是琳琅满目的文件和酒瓶,让整个桌面凌乱不堪。

    霍雨浩感到了口渴,他伸手去拿桌子上装满液体的杯子,拿进凑到嘴边一闻,是酒。这时霍雨浩才闻道自己身上的一股酒味,加上头痛,霍雨浩可以断定,很显然这副身体肯定是昨晚宿醉了。

    霍雨浩扫兴地放下杯子,拖着身子,找到了洗漱室,此时阳光透过洗漱室的窗户照到他那张胡子拉碴的脸上,目光一扫,隐隐约约看见了镜中的自己,现在的自己:

    “呜啊!”

    霍雨浩被吓了个激灵。

    简直不敢相信,这……这是他吗?

    霍雨浩不可能不清楚自己的样貌长啥样,徐三石还经常笑他长得像个女生没有男生专有的阳刚之气,而镜子里的画面和霍雨浩原本的样貌截然相反,壮硕的肌肉青筋显而易见,衬衣也遮挡不住的浓厚胸毛以及最后用来画龙点睛的络腮胡,这活脱脱的就是一个传统肌肉猛男啊。

    褐发但仔细看来距离全白不远了,褐瞳充满了血丝,粗糙的亚麻衬衣让霍雨浩倍感亲切,体型壮硕,眼睛深邃,轮廓较深………这就是霍雨浩现在的样貌。

    若非脑袋的疼痛依旧存在,让思维变得紧绷而清晰,他肯定会怀疑自己在做梦,或者已经是在天堂见到了妈妈,但脑壳里传来的疼痛时刻提醒着他这里是在现实。

    霍雨浩伸手按往左边胸口,感受到了心脏剧烈快速又生机勃勃的跳动。回想起在昊天堡在他身上发生的种种,他确定自己来到这里并且变成这幅模样肯定和在昊天堡接触的神秘力量有关。

    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霍雨浩最关心的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霍雨浩尝试调动魂力,却发现怎么也开不启他的武魂,而且这副身体原本的主人是个普通人,没有武魂也就意味着霍雨浩无法使用魂力去战斗。

    自己的武魂无法使用以及精神之海内天梦冰蚕、冰碧帝皇蝎、伊老没有回应他,加上头还在阵阵发痛,感受到此时的自己是多么的孤独和弱小的霍雨浩只是锁紧了眉头,他不是那种陷入绝境就哭天喊地的人,更何况现在的情况还未必是绝境。

    下意识间,他走出洗漱室,快步走回桌子面前,视线一点点下移,看向正中央摊开的笔记,纸张粗糙而泛黄,抬头用奇怪的字母文字书写着一句奇怪的话语,无论上面书写的是文字还是符号他都并不认识,自然无法解读,霍雨浩放弃了从笔记上找信息的想法,他放下笔记在其他地方开始搜索,笔记虽然无法解读,但文字墨迹深黑,醒目欲滴,让他印象深刻。

    墨水瓶之前,笔记本右侧,一根肚腹圆润的深色钢笔静静安放,笔尖闪烁着微光,笔帽搁于一把泛着黄铜色泽的左轮手枪旁边。

    手枪?左轮?霍雨感觉整个人都愣住了,霍雨浩身为魂师一般是不会用枪的,但因为霍雨浩现在就是个普通人,所以左轮就成最好的防身武器,因为经历了极限单兵计划霍雨浩还是能熟练的使用枪械,不至于像是个新兵连枪都拿不稳。

    收好左轮霍雨浩望着眼前所见的事物是如此陌生……

    起码我还活着这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霍雨浩现在只能苦中作乐地自我吐槽。

    定了定心神,他前往衣柜那边,拉动抽屉,拿出一件衣服,再次走向梳洗室,他要好好洗个澡,身上的酒味着实令他有些难受。

    哗啦啦,

    感受着热水流,霍雨浩莫名安心了几分,开始清洗这幅身体。

    他拿着一块肥皂在身上摩擦起来。

    嗯……好吧,这毛确实挺麻烦的,等下要剃一梯。

    就在这时,就在霍雨浩的身心得到短暂的舒缓的时候,霍雨浩突然看到了一副副画面,画面上的人正是这副躯体原本的主人。

    接着霍雨浩倒地抽搐,尽管他的精神力非常强大,但毕竟他刚刚附身于这幅身体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还没有恢复,再加上一个人记忆中的情感波动远比之前与帝皇瑞**换记忆还要强烈,霍雨浩有些承受不住,感觉脑袋快要炸了。

    一个个记忆片段突兀跳出,缓慢呈现于霍雨浩的脑海之中。

    华生,一个在这里不太怎么出名私家侦探,一般没有接过什么正经的单子,倒是经常接受诸如调查第三者这样的感情纠纷的委托。

    和霍雨浩一样,他在十二岁死了父母,成了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在父母死后被一家叫做起点的孤儿院收养直至十八岁成年。

    之前父母健在的时候还去过正规的学校上了几年课,在父母死后则在教会学院接受了教育,后来在一个本地的不太入流的大学入学,完成大学学业后就开始做私家侦探,距今已经有了十个年头。

    就在昨天,他们孤儿院的小伙伴聚餐,看着昔日在孤儿院因为偷吃的而被一同罚站在夏日的走廊忍受蚊虫叮咬的兄弟一个个都成了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坐拥豪宅豪车娇妻美妾,而自己还只是一个小侦探,每天一菜一汤面包配水住在公寓的一居室内,存款低得可怜,活并不富裕,甚至可以说不佳,还有因为自己没钱,所以一直不敢向住在对面公寓的太太告白。

    我们的华生自然郁闷了,正所谓借酒消愁,酒才是万物之源,人不能没有酒,于是就有了昨晚的宿醉。

    霍雨浩除了可怜这个同为孤儿生活不幸的三十岁大叔外,他还得到了一个令他无比震惊的消息。

    这里是另外一个世界,不是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