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别动,我老公是丧尸 > 第一百五十章
    众人走到地下室入口处,地面上随处可见的人类和丧尸的残肢碎块。

    血液早已经被大雨冲刷不见,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道也早已经消失不见。

    江安走到昨天他哥倒下的地方,从一堆丧尸的碎块中,扒拉出江津的尸体来。

    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没了呼吸,后脑勺空落落的江津,江安还是没能忍住眼泪。

    然后江安跪坐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把江津抱在了怀里。

    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江津的脸上,可惜他再也不会醒来,温柔的把江安脸上的泪水擦干净,然后温柔的说:“小安不哭,哥哥给你买糖吃好不好?”

    越想江安哭的越加伤心,从前那个,会哄他,会陪着他的哥哥不见了,现在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尸体。

    昨夜的雨加上今天的雨,江津的衣服早就被淋湿透了,江安哭够了以后又把江津抱起来,放到了一旁的那个三角形的废墟里面。

    在江安抱着江津哭的时候,严零几人就现在旁边,百里初想过去安慰一下,但是他们作为局外人。

    并不了解江安和江津之前的事情,所以过去也没用,三人就这么看着江安哭。

    等到江安自己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才回到地下室入口处。

    见江安回来,严零咳嗽了一声,然后说:“好了,我们现在下去看看吧。”

    说完严零就打开了地下室的入口,然后下去了,等他下去以后,就在下面接着元予湘。

    元予湘倒是很熟悉这里了,只不过因为地下室的爆炸,严零有些害怕,所以才会在下面接着她。

    虽然地下室经历了一场爆炸,但是里面的楼梯却没有受到损坏,也可能是因为爆炸地点距离这里比较远的原因。

    楼梯旁边的石壁倒是落下了不少碎屑,扑面而来的灰尘,让元予湘皱着眉头,屏住了呼吸。

    然后她赶紧顺着楼梯下到下面,脚踩到了实地以后,元予湘才伸手在面前挥了挥手,扇走面前的灰尘。

    在元予湘下来之前,她就直接把周跃尘丢了下来,原本她和严零说好了,她把周跃尘丢下去,让严零接住来着。

    结果严零仗着下面乌漆嘛黑,元予湘看不见,在周跃尘被丢下来的时候,把手缩了回去,然后,周跃尘就摔到了地上。

    不过幸好周跃尘现在是宠物的样子,自己会找地方下,再元予湘丢他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自己调整好了。

    只是,周跃尘揉着自己被摔疼了的屁股,哀怨的看了一眼面前害他摔在地上的“罪魁祸首”。

    但是严零可不会管他,而且周跃尘根本不敢和元予湘说。

    所以他只能默默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在元予湘下来的时候,又乖巧的爬上了元予湘的肩膀。

    元予湘下来以后,后面跟着的就是江安,虽然严零和百里初对于江安的态度不明,但是江安放走了鱼火火和鱼冰冰两个人。

    这让他们两个不得不看着点江安,虽然上次放走了鱼火火和鱼冰冰两个人是因为他不知情,但江安始终是一个不可控因素。

    所以百里初才会让江安先下去的,如果让江安留在最后面的话,保不齐他会做些什么。

    更何况江安他哥江津已经死了,难保江安他会不会因为这个而怪罪到他们身上。

    如果他留在最后面,在严零他们进去以后,他给地下室入口上锁了怎么办。

    毕竟对于他们这几个只是寄居在地下室的人不一样,作为江津的弟弟,江安肯定对这里比他们还要熟悉。

    以至于严零不得不防备一下江安,毕竟有备无患嘛,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而江安也知道严零他们不太信任自己,毕竟江津之前做的事,连他也觉得哥哥这样不好。

    但是奈何他也不能替江津辩解,毕竟本身就有关系,而且那个手环。

    想到手环江安的眸子暗了暗,里面一定有着除了丧尸病毒以外的东西。

    只是他不能打开,既然是哥哥说的丧尸病毒,那么打开就意味着会被感染。

    江安不是变异人,他害怕这个东西,他不能抵抗,所以江安没敢打开,昨天拿到手环以后,他还怕严零会把手环拿回去。

    不过幸好严零没有要回去,否则里面的东西要是被严零知道,那就更加防备他了。

    尽管江安自认为自己对他们没有威胁,哥哥的死完全是因为风凌宇,这个他还是分得清的。

    但是严零他们不知道啊,所以才会这样防备着他,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他先进来了,就是因为害怕他在后面做什么手脚。

    江安心里虽然难受,却也不会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况且严零他们还救了他。

    尽管,可能是因为他放走了火火和冰冰才带走他的,不管怎么说,在那样的情况下,严零和百里初确实是救了他。

    而且还带着他回了家,给他吃了饭,火火和冰冰的事情他事先确实不知情。

    江安也不知道鱼火火和鱼冰冰为什么会转投到裴恩的门下,而且还帮他干坏事,帮他来抓风教授。

    对于这件事,江安也很愧疚,如果当时早点知道火火和冰冰两人已经背叛了风教授,他也不会给火火松绑的。

    他还以为火火和冰冰两个人是被裴恩绑来的,没想到他们却是被严零和百里初抓住的,否则他也不会做这些的啥事。

    不过这个时候说再多也没有用了,严零和百里初显然是不会相信他的。

    江津已经死了,也许他会和严零他们一起生活很长时间,虽然他也不想背靠着别人,但是这是他唯一能活下来的方法了。

    单靠自己,江安一个人是活不长的,而且百里初身上有空间这个秘密,他也知道了。

    严零他们更不会让自己走了,所以他完全可以顺理成章的留下来,地下室他也很熟悉。

    等到百里初也下来以后,江安自告奋勇的说:“我知道地下室的密道,里面可能藏着一些物资,我带你们去吧。”

    “好。”见江安这个样子,严零也觉得他是真心,不过还是要防备一下,他和身后的百里初对视一眼。

    百里初也明白了自家老大对于江安的防备,然后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地下室因为爆炸,早就已经停电了,严零叫百里初拿出两个手电筒来,然后递给了走在最前面的江安一个。

    他和元予湘则是走在最后面,而百里初跟在江安身后,夹在他们中间。

    有了手电筒照亮,路果然好走了许多,他们跟着江安一路顺着旁边的楼梯下了五楼。

    很快,他们就走到了通往实验室的走廊,江安带着他们走进了左边的一个岔路口,这里比上面危险了许多。

    这里似乎就是爆炸的来源,到现在,地面上仍然有着火在燃烧着,到处都是丧尸的残肢碎块。

    空气中弥漫着烧焦人的头发,烧焦蛋白质的味道,让众人都皱起了眉头。

    不过幸好江安在前面走得快,严零他们跟在后面,很快就出了这里。

    总算是有新鲜的空气了,虽然这里也是潮湿的泥土的气息,但是怎么说也比那边燃烧蛋白质的味道要好闻许多。

    严零在后面,看到江安前面有道门,然后江安在怀里掏了掏,却没能拿出东西来。

    他转身对着严零说:“这里的钥匙就藏在这附近,可以找一下吗?”

    “可以。”严零倒也不觉得江安这是在骗人,毕竟就连百里初都可以轻易的抓住他,然后弄死他,所以这对于江安来说,撒谎是对他不利的。

    众人四下寻找了起来,只是碍于这里地方狭小,百里初突然看到手电筒的余光似乎照到了一个小盒子。

    激动的大叫:“这里,这里,是不是这里!”

    “什么?”严零和江安听到了百里初的声音,一起转过头来,将手电筒的光照向了他。

    严零看到了一脸兴奋的百里初,手指指着前面的地方,然后将手电筒的光移到了那边。

    果然看见了一个漆黑的铁盒子,铁盒子周围都有些生锈了,百里初过去把铁盒子拿了起来,轻轻晃了晃。

    里面果然有东西,铁盒子里传来巨大的碰撞声响,让百里初坚信盒子里面的一定就是钥匙。

    然后他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这个铁盒子,一枚银色的钥匙静静的躺在盒子里面。

    百里初兴奋把钥匙拿了起来,说:“我找到了!”

    “嗯。”严零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感受,无非就是一把钥匙而已。

    百里初拿着钥匙走到刚才那个门口,江安在一旁把手电筒的光照到锁上面。

    “咔嗒”一声一声轻响,门被打开了,百里初激动的赶紧把锁和钥匙都拿了下来,然后推开了门。

    里面照样乌漆嘛黑的,江安将手电筒伸进去,左右照了照,才回过头说:“就是这里,东西应该在里面。”

    说完也不管严零他们是怎么想的,自顾自的就进去了,见状,百里初也赶紧跟了上去。

    严零也只好拉着元予湘他们两人一起进了密道里面。

    这里似乎没有外面那么潮湿,如果说是拿来储存粮食的话,也确实是有可能的。

    这么说来,江安确实找对了地方,密道并不是很空旷,相对于两个人并排走来说有些狭小。

    严零不得不让元予湘走在前面,他在后面断后,不然后面突然跳出什么东西来,可不太好。

    顺着密道再往前面大概走了十几米以后,江安停了下来,因为他面前正静静地躺着一个箱子。

    百里初见江安停了下来,凑上前去,就看到了一个箱子在地上。

    “老大。”百里初深情的呼唤着他的老大,还一边朝着严零一直招手。

    严零见状,赶紧加快步伐,几步就到了这里,密道狭小,四个人有些挤,于是江安和百里初又往前面挪了几步。

    给他们让出了地方来,严零打开箱子,里面确实有着一些易于保存蔬菜,土豆,红薯什么的。

    于是他叫百里初把东西收起来,叫江安继续往前面走着,他们仍然跟在后面。

    没走多远,江安又看到了一个箱子,四人打开来看,发现竟然是大米,这下可乐坏了百里初。

    赶紧又把这个箱子也收进了空间以后,四人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只是密道似乎就只有这么长,再往前面走,就遇到了一扇门,江安打开门以后,就是一楼了。

    此次收货颇丰,严零也觉得江安确实没有二心,也许真的是想靠着他们的力量活下来,但是只要江安没有害他们,可以带着他一起。

    见密道已经没了,严零又问江安,“这里除了这条密道,还有其他地方吗?”

    “没了。”江安摇了摇头,说:“地下室据我所知,就只有这一条密道,其他的倒是不知道。”

    “好吧。”见江安确实不知道,严零也放弃了,四人趁着外面还未天黑,出了地下室入口。

    严零等人刚出来,百里初就眼尖的看到了一旁大楼上面站着的鱼火火。

    因为她的一头红发实在是太惹人注意了,况且还是天将黑不黑的时候。

    “火火!”江安也看到了他们俩,鱼火火和鱼冰冰并肩站在那边的大楼上面。

    鱼火火过来只是因为他们被裴恩抛弃了,早知如此的,裴恩一向不怎么喜欢他们俩。

    而且他们俩又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所以每每都要反抗一下裴恩的决定,以至于今天,他们被裴恩抛弃了。

    鱼火火这才知道,也许裴恩叫他们的来抓风凌宇的初衷,并不是真的要他们来抓,而且吸引注意力。

    因为他早就准备丢下他们了,所以才会让她和她哥一起来抓风凌宇。

    “小安,你为什么会和他们在一起。”不过鱼火火看到了严零,也看到了他生身后的江安。

    江安却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是质问她:“火火,你为什么要替裴恩办事,难道你忘了吗?是谁亲手杀死你的父母的吗?”

    “闭嘴!”江安的话激起了鱼火火的怒火,这家伙,总能惹怒她。

    “冷静。”反而是一旁的鱼冰冰冷静的拉下鱼火火的手,冷静的说了一句。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风教授不是早就被你们抓走了吗?”百里初看着站在大楼上面的鱼火火和鱼冰冰。

    他确实有些不解,既然风教授都被他们抓走了,那他们又返回来做什么。

    “裴恩把我们丢下了。”虽然说出这件事很丢人,但是鱼火火和鱼冰冰两人一开始也不是因为背叛了江安。

    所以她现在说出来这件事,可以说让江安真的安下心来,如果火火和冰冰两人真的站在了他的对立面,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狠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