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渡劫失败的我只好去蹭饭 > 055 界外来客
    因为之前徐闻有提过关于乾元界的事情,夏晴不由询问道:

    “这人会是你的仇家吗?”

    “虽然概率很小,但也不能说完全不存在……”

    徐闻现在和夏晴正在一座大厦的天台上,以往回家的时候他都是直接和夏晴飞走的,但这次徐闻却要夏晴和她坐电梯回去。

    “消耗灵力会产生灵力波动,对方有可能察觉到我们的气息。”

    “是……是这样。”

    徐闻很自然地牵着夏晴的手,她静静低着头,也跟着一起攥紧徐闻。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无论是敌是友,都要先去会会对方。”

    “他如果是仇家,修为比你高的话,那你要怎么办?”

    夏晴温声道,“我……我可不可以派上用场?”

    “你想什么呢?进入炼气期之后,你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光会飞有什么用。”

    徐闻狠狠地数落了夏晴,但夏晴还不服气,“但我之前不也把你打翻过吗?是……是用了你的血的关系,多少也能帮上忙吧?”

    夏晴这番话语倒是提醒了徐闻。

    当初徐闻留着夏晴不夺舍,这一来是想等她带大雾雨和晚桃之后再出手;二来徐闻也有些舍不得自己的这身皮囊。

    毕竟……夺舍以后,徐闻这一身【凤凰之血】【先天道体】【不灭金婴】【吞天沃日】等等超级BUFF都要舍弃掉,就为了换一个四象五行的体质,徐闻还真有点舍不得。

    再者……徐闻的凤凰之血和夏晴的四象五行还是有很好的协同性的,如果视为杀手锏,用以对抗突然出现的威胁,相信也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

    只不过——

    徐闻拍了拍夏晴的肩膀,正色道:

    “话虽如此,但这次你先回去。我不能遇到什么事就把你带着,这样你也会成为我的累赘。”

    “嗯……说的也是……”

    既然徐闻都这么说了,夏晴也没有坚持。毕竟修仙者这块她什么也不懂,只能听徐闻的安排了。

    以后应该多去了解这些,不然就不会像这样完全帮不上忙了。

    如果,还有以后的话……

    徐闻和夏晴在大厦门口分别。

    “你现在立刻回家,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门,知道吗?”

    “嗯……知道。”

    徐闻踌躇了一阵后,又抬头开口交代夏晴道:

    “对了,如果我今天晚上没回来,你就整理下我房里用过的私人物品,能打包的都打包扔掉,绝对不要再碰。还有啊……”

    “突然……突然说这种话干嘛啊!你不是仙尊吗,就算仇家上前寻仇,你也应该轻松解决才是。”

    夏晴拉着徐闻的手,“搞得像交代后事一样,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过去?”

    “这只是为最糟糕的情况做好准备,你不是还有妹妹们要照顾吗?到那个时候就得和我撇清干系,不然的话——”

    徐闻言犹未毕,夏晴突然冲上去,一把搂住徐闻。

    “忽然干什么啊你……”

    “道侣之间是可以相互拥抱的,你忘了我们之前定下的规矩吗?”

    夏晴的脸埋在徐闻怀里,发出嗡嗡的声音。

    “我没忘,只是……”

    徐闻懒得继续吐槽了,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个无趣的女人,也太爱替别人瞎操心了……

    徐闻狠狠地掐着夏晴的脸颊,把她从怀里揪出来。

    “赶紧给我回去,别耽误我干大事。”

    “呜——”

    吃痛的夏晴委屈巴巴地转过身,正想往前走去时,徐闻丢出一道符箓,在夏晴面前漂浮着。

    “这个是……”夏晴回头望过去,“传送符吧?”

    “知道还问。”徐闻喃喃地骂道,“赶紧把你的灵力注入进去,碰一下传送符就行了。”

    “我的灵力……”

    夏晴突然想起来之前徐闻给传送符注入灵力,夏晴就可以直接传送到徐闻面前。

    “这就是你战况不利时的逃跑路线吧?”

    夏晴故作聪明地点点头,“原来如此,还能这样——”

    “还能这样个屁啊!那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有时间用传送符。”

    “那这是用来——”

    夏晴往传送符里注入灵力后,再交到徐闻手中。

    “我把问题解决了,就立刻传送回来。”

    徐闻抹了抹鼻子,“省得你待会儿到处乱跑,给我添麻烦。”

    “我、我才不会做那种事情的啦!”夏晴红着脸冲着徐闻大声嚷嚷。

    “你不会最好。”

    徐闻转过身去,冲夏晴摆了摆手,而后便向感应到灵气波动的方向走去。

    而夏晴也一直目送着徐闻消失在视野里才开始往回走。

    一定要平安无事呀,徐闻……

    夏晴默默地为徐闻祈祷着。

    夏晴离开后,徐闻便不再顾忌使用灵力法术,直接升空御风而行,很快就到达了灵力波动的现场。

    这里位于森林公园中,现在已经闭园时间,里面见不到一个人在走动。

    但灵力波动刚才是在这里出现的……

    徐闻面前的草坪上出现了一个大坑,此时波动已经消失了,徐闻能探查到的气息十分微弱,但不排除对方在掩盖气息的意思。

    从乾元界前往下界的门槛是元婴期,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来下界会遭受堪比大天劫的反噬,一般人不会轻易尝试。

    要说徐闻有宗门的各种资源助力,又自带各种神选天赋,哪怕这里灵气稀薄,受到的影响也不算很大。

    但徐闻现在因为这个九劫之体一直卡在炼气期,所以要面对从乾元界来的人就很尴尬。

    如果对方真是来寻仇的,筑基期甚至结丹期那都还好,要真来个元婴期的长老,徐闻实在是提不起越级挑战的念头,只能乖乖等死。

    而要说唯一的一个机会,那就是这个穿越节点——

    刚穿越过来的修真者体内灵力都会被抽干而留在乾元界,正如徐闻刚来时的状态。

    所以,如果对方不是昊天谷的弟子而是来寻仇的,现在就是最好的处理时机……

    ……应该没走多远。

    徐闻循着微弱的灵气流动搜寻着对方的踪迹,走着走着,徐闻来到了一座小湖边。

    到这里就消散掉了……

    是在穿越下界的过程中遭遇反噬,最终没能坚持住,神形俱灭了吗?

    但不应该啊……

    徐闻在湖边四处寻觅,这时月光的移动造成了轻微的反光,闪到了徐闻的眼睛。

    他定睛朝闪烁的方向寻觅过去,发现一柄灰白色的锈蚀长剑静静地倒在草堆里。

    虽然剑身剑柄都已经锈蚀不堪,但徐闻一眼就看到了剑柄上雕刻着的昊天宗印记。

    原来如此……

    哼哼……

    看来是我多虑了,这是我乾元界寄过来的补给啊。

    知道徐闻在这个下界的只有昊天宗的极少数人,距离上一次投放乾坤袋也已经有了些时日。

    总算注意到我有可能还在炼气期徘徊了。

    不愧是我昊天宗的人……上一次送了那么多没认主的法器,这次则是直接把认了主的法器运了过来。

    而且,这是一把我自己用过的飞剑。

    证据就是,因为感受到徐闻的接近,原本黯淡无光的飞剑开始闪着红色的荧光。

    这是只有进行过滴血认主的法器遇到主人时才会发出的亮光。

    徐闻在乾元界的身份是大乘期修士,大乘修士所使用的认主法器,其威力自然非同凡响。

    高等级的法器具有灵性,在穿越过程中依然会被限制,但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

    虽然现在看上去真的很像一把破烂。

    不过没关系……

    接下来,就是见证仙法玄妙的时候了!!!

    徐闻催动念力移动飞剑,让其落入自己的手中。

    他高举长剑,整把剑也开始发生剧烈的摇晃震动,原本长剑上的锈迹全部消失,通体都开始散发着一阵雪白色的亮光。

    徐闻能感受到体内源源不断的灵力正在被长剑吸收。

    不行……一滴灵力都要没有了……

    作为大乘期法器,这点吸收的魔力,怕是和没有一个样——

    就在徐闻努力向长剑聚集魔力的时候,忽然一把剑悄无声息地架在徐闻的脖子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徐闻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防备,他能感受到身后那突然释放出来的冰冷杀意。

    若不是因为感知到本命法器的存在,徐闻是绝对不会这么大意的。

    我的本命法器,竟然落入了他人手上?!

    那样的话,不就意味着昊天宗已经——

    就在徐闻盘算着脱身之策的同时,身后传来了一道冷冰冰的女声声音。

    “小鬼,从实招来。你跟我们的师尊徐闻……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