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埃蒙,星际争霸 > 第三十三章:尖啸
    在这战火不断的星区,短暂的平静往往是为下一次更为激烈的冲突做准备。然而虫群的寄生勘察计划、星灵的观望计划、泰伦帝国坐收渔翁之利的计划,都被一个变数打破了。

    十字路口这颗行星,在星灵中有着崇高的地位,星灵圣文曾经记载:“在这里,只有真正的英雄会被选中。”

    现在这颗行星的某处地表,由于剧烈的地震和狂风,那深埋在地底的奇异建筑开始显露出来。

    它的外壁布满了诡异的漩涡图纹,密密麻麻的通风口好似蜂巢一般,幽绿色的光在通风口中闪现,那是由交错生长的水晶发出的。

    这些水晶带着些许寒意,并渗出粘稠的液体,粘液顺着墙壁往下流,最终竟也汇成了螺旋状。石材异常巨大,或许那又不是石材,因为它的硬度远超已知所有文明所制造的金属。

    石头边角是透明的,看得到某种红色的纹理,生物若直视它,便会陷入迷乱而不可自拔。

    外壁的石材开始慢慢展开,地震和狂风也因这个举动停止了。

    周围的空气在一瞬间被抽干,百公里内的树木花草悉数枯萎,这个建筑,正在汇集能量。

    原本交错生长的水晶开始指向天空,然后通体发出耀眼的白光,数万道白光集合在一起,朝着天空射出一道巨型的光柱,并夹带着某种尖啸。

    普通人是听不到这种尖啸的,因为它根本不是声音,而是一种讯息,它冲击着特定生物的DNA,唤醒他们的本能。

    查尔星上,虫群的秩序被打破了,跳虫们胡乱地挥动着爪子互相攻击、刺蛇控制不住地喷吐酸液、雷兽开始狂奔、虫群所有的建筑都开始晃动,随着这尖啸的节奏。

    就连主宰和凯瑞甘都抵抗不住这股强大的力量,产生了短暂的窒息。

    “帮我,我的女儿,一起用灵能控制虫群!”主宰对凯瑞甘说道。

    这尖啸实在太强了,凯瑞甘只觉大脑嗡嗡作响,连站立都很困难。

    但如果不能及时阻止这场骚扰,虫群的代价便太大了。因为现在就连利维坦都开始通过原地打转的方式发泄自己的不安。

    主宰和凯瑞甘用他们强大的意志力坚持发出指令,终于使上百亿虫群暂时停了下来。

    泰伦帝国所有的幽灵学院都发生了暴动,虽然这些幽灵身体里都被植入了灵能调节器,这种装置可以削弱他们的灵能并保证他们的忠诚。

    但这声尖啸让他们体内的灵能调节器完全失去了效果,解除禁锢后幽灵肆意爆发自己的灵能,附近大量人类死于高强度的灵能冲击。

    艾尔上的所有星灵都收到了一个令他们全身麻木的信号,随即他们开始变得狂热起来。

    他们要恢复星灵正统,统治整个银河系,星灵舰队将净化一切敢于阻挡他们的敌人。

    就连奈拉齐姆都感受到了这个讯号,那些音节开始由模糊变得清晰,仿佛魔音灌耳,就连一向以冷静著称的泽拉图都逐渐变得躁动起来。

    卡拉连接着亿万星灵的感受,也将这种集体的狂热推向了极端,星灵的利剑似要冲破科普卢星区,在整个银河系重燃战火。

    “夺回萨尔那加神器,将虫群焚烧殆尽!”这样的信息在卡拉中不停流动,星灵社会就如离弦之箭般难以控制。

    “感觉到了吗,大主教,神在呼唤我们。”科罗拉里昂对阿塔尼斯说道。

    “我感受到了强烈的情绪,但不能确定它来自我们的造物主。”阿塔尼斯展现出了惊人的冷静。

    注射了血清的塔达林没有受到讯息的影响,但林青和杜兰在第一时间真切地感受到了他。

    “听到了吗,大哥?”杜兰问林青。

    “当然听到了,妈的,这个二五仔!”林青勃然大怒,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了。

    “等我找出信号来源。”林青开始搜索整个星区。

    “信号来源找到了。”星灵、虫群、泰伦帝国先后确定了信号的位置。

    泰伦帝国的玛萨拉前哨基地,由萨尔那加神器发出。

    糟糕!

    玛萨拉只是中转站,讯息发出者巧妙地让三族都认为这是源头。

    “杜兰,你守在这,我去一趟十字路口!”林青甩下这句话后便直接折跃到了十字路口行星的讯号源头。

    那个建筑还在不断生长,分泌的粘稠液体来越来越多。

    一个声音将林青环绕起来:“这不是萨尔那加的异端埃蒙吗,怎么有兴趣到这个人迹罕至的小行星来了?”

    “异端?你也有脸这么说我,你不出现还好,出现了就让我能确定那些事是你做的。”林青已然难以控制自己愤怒的情绪。

    “埃蒙,我一向贯彻沉默是金的原则,唯独面对你,我似乎总愿意多说两句,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喜欢看你拼尽全力却被他们误解的样子。”这个声音形成的屏障竟将整个十字路口行星包裹了起来,彻底与外界隔绝。

    “你为什么不能合群一点,和大家持有同样的理念呢?”

    林青笑了笑,说:“我不合群,不合群的人好像是你吧,表面其乐融融,背地里就捅刀子的人不是你?”

    “唔,埃蒙你的发言还是像五千万年前那样犀利,可惜你选的代理人不怎么样。就那些不思进取的塔达林,还有被奈拉齐姆驱逐的丧家犬,也能成事吗?”那个声音笑得愈发轻蔑了。

    “以后便是你和我的对决了。”林青已经厌倦了和他继续做这毫无意义的口舌之争。

    “错了,埃蒙,是你与我们。”这句话说完,那个巨大的异形建筑便彻底湮灭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连让我分析的勇气都没有吗,还真是计划精密呢。”林青意念一动,身形已至放逐四号行星。

    “怎么样,大哥,见到他了吗?”杜兰急切地询问。

    “只是个投影,真身应该在虚空。”林青往嘴里塞了块巧克力,又喝了杯水。

    “大哥,要不要将这件事报告给创世议会?”杜兰也觉得此事非同小可。

    “创世议会不会管他的,毕竟他也没有亲自出手,现在只能见招拆招了。”林青托腮,思索下一步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