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直播,隔离14天 > 第十五章 7月30日上午
    我立刻给早饭做了分类。

    玉米作为早茶,全麦代餐包作为下午茶。

    然后三口两口的,把剩下的东西都吃光。

    接着我坐在书桌边,开始认真的码字。

    我要趁着今天状态好,多码一点。

    但是在7点43分的时候。

    C厂的能源部长打电话给我。

    我跟他也认识很多年了,彼此都有微信的联系。

    他说:“你最好去查一下你们的设备,看看有没有问题。

    “我下面能源部,报告两个开关跳了闸,一个是接三号设备的,一个是接五号和七号设备的。

    “这两条线的开关,在凌晨三点的时候同时跳了闸。

    “你最好查一下你们的设备,看看有没有短路或者其他的故障。”

    我跟他说:“我被隔离了。”

    他说:“那你也得想办法,或者叫你们公司其他的人来。”

    我说了我们公司现在的特殊情况。

    然后他说:“你们的设备,你们要负责,你自己想办法搞定,否则我这里不能送电。”

    于是我打电话给设备科科长。

    我跟他说:“你们能源部长跟我说,如果不能确定我们的设备是好的,他就不送电。”

    我说:“我们公司没有人过来帮你们检查,我可以叫X公司的人过来,但他们是要收费的。”

    设备科长说:“那就叫他们来吧,问题总归是要查出来的。”

    于是我就通知了X公司。

    X公司跟我们又是竞争对手,又是合作伙伴。

    简单的说,就是同行。

    X公司的人答应了。

    他们说会立刻派出车子和人手去C厂。

    于是我接着回到书桌上码字。

    但是门外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打搅了我。

    我扑到猫眼往外看。

    有一个大白在我门前,从左往右的走过去。

    他走到我看不见的地方。

    然后我听到他在跟一个女士谈话。

    因为大白带着面罩的关系,所以他说的话有些含糊,我听不清楚。

    但是那个女士的声音很响亮。

    那女士说:“我还不急着走,我要等318的人一起走,我跟他约好的。”

    她说:“我比318的人早进来几个小时,318的人还有几个小时才能走,你现在让我离开,我也没地方去,我不如就在这房间里多待一会儿等他。“”

    然后那个大白,又在我门前,从右往左地走过去。

    我基本上猜出了情况。

    看来这个女士,已经住了十四天,但是她很淡定,不急着离开,而是要和她认识的同伴一起走。

    看完热闹,我又回去码字。

    码到九点钟的时候,门铃响了,是量体温。

    我开了门,外面一个穿着全套防护服的女医生,和一个男的大白。

    女医生手里拿着体温计,男的手里拿着手机。

    接着我听到隔壁门也打开了,是我的女同事。

    女医生对女同事说:“今天需要拍个照,希望你配合一下。”

    然后女同事立刻就说:“等一下,让我进去穿件衣服。”

    我半开着门,在那里调侃着说:“最好再化个妆。”

    女同事在房间里说:“就套一件外套,马上出来。”

    我对医生说:“那先来量我的吧。”

    于是女医生就跑到我跟前,给我的手臂上量体温,大白也拿起手机对准了我。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我没戴口罩。

    我说:“我没戴口罩,要不我戴个口罩。”

    大白说:“已经拍好了。”

    我说:“重新拍一张吧,”

    然后我把脸隐在门后,只露出胳膊。

    他们大概又拍了一张,我听女医生说:“可以了,体温是正常的。”

    然后我看到他们转到女同事那边。

    我的角度看不到他们量体温的具体情况。

    但是我看到大白举起的手机,然后又放了下来,应该是已经拍了照。

    这时,女同事开始抱怨。

    她说:“昨天的事情你们知不知道?

    “你们这里发生了两件事情。

    “第一,你们给我的塑料袋是别人用过的。

    “第二,你们有个人闯进了我的房间。”

    女医生说:“昨天是我当班,你说的第二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已经向我们领导反映了,领导说会处理的。”

    女同事说“我已经投诉了。”

    女医生说:“这个事情我们会给你答复的。”

    女同事话说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凌乱,她反复说这两件事情。

    她说:“他怎么会搞错房间呢?我才不信呢。

    “干了这么多年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房间号跟房间号的区别?

    “怎么可能不知道一号房在哪里,十号房在哪里?

    “大概位置他总知道吧,他怎么会连这个都跑错。

    “你说说看,就我一个女人在这里面,我还好没洗澡,我还好衣服还是整齐的。

    “我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是不是有什么企图?我也不知道。

    “还有那个塑料袋的事情,说到这个,这事情很严重。你们这个是怎么管理的?”

    女医生说:“你说的这个塑料袋的事情,我还不清楚,但是我现在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查,我会把这个事情报告领导,我们一定会追究的。”

    女同事还在激动地抱怨。

    女医生一直在认真地听着,并且附和着她。

    大白看我一直在门口,半开着门在那边听,便朝我走过来。

    我知道他大概是想劝我把门关掉。

    因为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

    我也不用他劝,我直接关了门,回到自己的书桌上,继续码我的字。

    但是码字没几分钟。设备科的科长就来了电话。

    他说:“X公司的人,已经到我们这里查过了,没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跟能源部的人说,你的设备没有问题。”

    于是我打电话给能源部。

    我说:“我的设备没问题,你们最好查一下你们的开关和线路。”

    因为总共只有三个部分,开关、线路和设备,这是一个整体。

    现在发生了故障,肯定是这个整体中的某个部分出了问题。

    能源部的人答应了,说他们马上就派人去查。

    等我打完电话,我听到外面已经安静下来了。

    看来女同事抱怨完了,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看了一下时间,10点10分。

    随后我又开始码字。

    没码几个字,我又听到外面“哗啦哗啦”的声音。

    还听到了女士说话的声音。

    我扑到猫眼前,看到一个女士拖着行李箱,在我门前,由左往右经过,后面跟着一个大白。

    这不是早上要出去的人,如果要出去的话,应该是由右往左走。

    随后我听到了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接着我看到那个大白从右往左,一个人从我门口走过。

    这是又进人了。

    我继续回去码字。

    又没多久,外面“哗啦哗啦”又有声音。

    我跑到门口看猫眼。

    是早上的女医生。

    她按了斜对面的门铃。

    门打开之后,她对里面的两个男人进行了核酸检测。

    我觉得有些奇怪,这已经是他们的第三次核酸检测了。

    我算了算时间,应该是在24小时内。

    他们在24小时里面就做了三次核酸检测,怎么做得这么频繁?

    我看了一会之后,就坐回去继续码字。

    但是手机响了,是C厂能源部。

    他们告诉我:“我们检查下来,我们的开关、线路,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是,我们派去的人,在设备科那边发现了一点问题,我已经上报了。”

    很快,能源部长就来了电话。

    他说:“你看一下微信,我给你发了照片,你的设备出问题了。”

    我说:“好,我知道了。”

    我挂了电话,然后又听到门外“哗啦啦”有人走过去,随后“哗啦啦”有人走过来。

    我看了一下时间,11点15分。

    我感觉今天一个上午,外面走廊来来往往的,简直就像正常的酒店一样。

    也不知道是进人了,还是那女士出去了。

    这时候我意识到,中饭应该已经送过来了。

    我等门口“哗啦啦”的声音停了,从猫眼往外看,外面没有人。

    我打开门,探头出去,走廊是空的。

    我其实也害怕,万一那些新进来隔离的人,若是身上带着病毒,那我就要倒霉了。

    所以我等外面没人才出去。

    我赶紧地把中饭拿进来。

    中饭有我喜欢的番茄炒蛋,还有大排。

    还有黄瓜炒虾仁以及一个蔬菜。

    都很对我胃口。

    还送了根香蕉,吃起来也很方便。

    那块大排牌很大,让我连饭都吃不下,只吃了一小半的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