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小撩精她超有钱 > 第79章:特意留下来杀鸡儆猴
    “我昨晚不是说了,这账会慢慢和你算吗?”芮槐夏目光凶残阴郁的笑着,直接跳上炕,一把揪住了芮薇竹的头发,便像拖死狗似的,硬将她从床上扯了下来。

    “啊啊啊!救命啊!杀人啦!”芮薇竹扯着嗓子发出刺耳的尖叫。

    伸想要去掰芮槐夏的手,可还没碰到,那被拽着的头发就突然被松开。

    她想要松口气,垂落在地上的手腕就被狠狠的踩住,狠狠的反复碾压。

    “疼!要断了……啊!!!”芮薇竹两只手腕,都被直接给踩断了。

    芮槐夏这才重新拽着她的头发,往门外拖。

    芮家除了躺在床上的夏老太,都围了上来。

    可他们看到仰躺在地上,被生拉硬拽着的芮薇竹,竟然没有一个敢上来帮忙的。

    甚至连拦都没敢拦,直接让了条道,让芮槐夏把她拖了出去。

    芮老汉追在后面,呼天喊地的叫着,“造孽啊!你这个死丫头,快点把你姐给放开来!我们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瘟神。”

    “闭嘴!年纪大了就少出来凑热闹,不然磕着碰着,怕是连这个冬天你都难过了。”芮槐夏扭头,满目凶残的威胁。

    芮老汉吓得连忙闭上了嘴,那没来得及缓上的气,差点把他憋死。

    咳嗽了两声,看着芮薇竹求救的目光,他到底是没敢跟上去。

    这芮老汉都不跟着,芮家二房和三房自然是不想管这闲事。

    芮振国这跟了两步,就发现了不对劲,回头看着自己两个弟弟,还有弟妹,气得胸口发疼。

    “你们干什么?这是不想管薇竹了?她怎么也是你们侄女。”

    只是低吼完,见人都没反应,只能将目光看向了芮庆华,“老二!槐夏那丫头是你女儿,她现在欺负我女儿,你这是打算不管了是吧?”

    芮庆华挣扎着向前迈了半步,想着就跟上去看看好了。

    不过芮槐夏那逆女也不可能听他的,今天怕是又要在村里丢脸了。

    马雪兰却一把将他拽到了自己身后。

    “大哥,话不是这样说的!槐夏还是薇竹那丫头的妹妹呢,她是怎么给槐夏泼脏水的?她想逼死槐夏,我们身为槐夏的爹娘,没有对她这做侄女的动手,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现在两丫头之间的矛盾,当然得两丫头自己解决。”

    真是好笑了。

    槐夏那丫头是修了多大的福份,才能嫁给陆家的大小子。

    他们连一点好处都还没占到,芮薇竹那下贱胚子就想毁了她女儿的好婚事,打死来才是应该的。

    “好!好啊!”芮振国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只能看向老三。

    可老三家的一个个都将目光转了个边,根本就不和他对视。

    最后没了办法,芮振国只能自己带着儿子和儿媳妇往前追。

    芮槐夏一路将芮薇竹拖到了,刚刚碎嘴的那几个婶子面前。

    狠狠踢了脚,直接将人踹的滚了几圈,撞在那几个婶子脚上。

    “哎呀!槐夏,你这丫头又在闹什么?”王婶子骂骂咧咧的开口。

    芮槐夏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我这堂姐找我讹钱又讹表,我没给,她就颠祸,往我身上泼脏水,闹了昨晚那么一出。村里的人昨晚不是一起去了隔壁村,知道李狗蛋一直在村里,根本就不认识我吗?

    我听几个婶子,刚还在说我和那李狗蛋有什么。没办法,为了让你们了解的更清楚些,我只有把这罪魁祸首给揪出来,让你们好好看看了。”

    几个婶子的脸色,一时间都变得尤为僵硬。

    颤抖着没了血色的唇,刚想解释些什么,芮槐夏却已经半弯下腰,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芮薇竹的脸上。

    “你走开!救……救命啊……”芮薇竹蹬着腿挣扎。

    可两只手腕都被踩断了,她连就这么耷拉在地上都疼的钻心,哪里能动。

    芮槐夏抓着她的头发,一下下的往地上敲着,脸也被左右开口的扇。

    没一会脑袋便已经晕的,除了痛什么都不清楚了。

    芮槐夏阴着张脸,直接拽着她的衣领,用力往下扯着。

    “住手!够了!”芮振国吓得瞪大了眼睛嘶吼。

    可却根本阻止不了她的动作。

    芮槐夏一把就把外面的衣服给撕破了,随手扔到一边,又去拽里面贴身的衣服。

    几个婶子连忙上前去拦,直到一起抓着她的胳膊,也没有给她造成半点阻力,她们才意识到,这芮槐夏的力气到底有多大。

    她直接一把扯破了芮薇竹的贴身衣服,露出了那略微有些粗糙泛黄的后背,然后狠狠一脚,将她踹出了人圈。

    滚了几滚,那破碎的衣服直接掉在了半路。

    上半身就那么透着,直接被听到热闹跑出来的男人们,看了个干干净净。

    “啊啊啊!!!”

    芮薇竹缩着肩膀,努力想要将身子遮住。

    可她全身都痛的厉害,就算是缩着,也没能遮住什么。

    虽然都是一个村的,但这种时候,谁还控制的住目光。

    一个个都落在芮薇竹的身上。

    最后还是老村长给儿媳妇使了个眼色,她才赶忙将外衣脱下来,盖在了芮薇竹的身上。

    老村长想要骂人,可看到芮槐夏那张阴恻恻的脸,吓得心都漏跳了两拍。

    到了嘴边的话,终究是没了气势。

    “槐夏丫头,昨晚的事不都已经处理完了吗?你又在闹什么?”他有些无奈的问。

    芮槐夏轻嗤了声,“解决?我昨晚已经放过了童支书了,他今天在村口那么似是而非的看着我,故意给村里婶子误导是几个意思?要我闹的再大点?”

    “咳咳咳!敬业的事我等会去跟他说,我们还是先说说你和你堂姐的事。”老村长连忙轻咳了声,阻止了她的话。

    这陆家和芮家已经不太平了,他可不是童家、孙家,还有王寡妇那又闹出来。

    “若是村里把事情解决好了,那我就不会听到还有人在说我对不起陆柏焓,和什么李狗蛋有瓜葛。既然没办法好好解决,我就只有用我的办法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事是芮薇竹为要我的钱,恼羞成怒故意诬陷。”

    芮槐夏其实早就知道,这村长轻飘飘的几句解释,是不可能压的住村里那些婶子的碎嘴。

    昨晚没把芮薇竹打得太狠,就是为了今天当着全村人的面,好好的杀鸡儆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