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下,让朕来 > 018:耻辱(中)
    听到这些士兵跟自己无关,沈棠紧绷的神经松缓下来,抬手压低遮阳的斗笠。坐在角落佯装喝茶,努力降低存在感:“庚国的士兵……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此话一出,祈善险些被茶水呛到。

    这位沈小郎君真是不让他失望,每一个问题都在他意料之外。

    “庚国的士兵不在这里在哪里?”

    沈棠:“……”

    直觉告诉她,她似乎问了个愚蠢问题。

    沈棠试图挽救一下。

    “但这里不应该是重台,不,辛国吗?庚国的士兵又怎么会……”

    说着说着,她自己先停了下来,一言难尽地单手捂眼,不去看祈善看傻子的眼神——她记得祈善先前说过重台,也就是辛国被攻破,国玺疑似被龚氏藏匿的新闻——当时注意力都在国玺和龚氏,根本没想过攻破辛国都城的势力是谁。

    如今再一看,十有八【九】就是庚国。

    这问题充分暴露她的“天真无知”,所幸祈善也习惯沈小郎君的“意料之外”,并未深究。

    沈棠尴尬:“我……不太了解这些……”

    “现在了解也不晚。”祈善似笑非笑,屈指在桌面轻敲三下,默念言灵“法不传六耳”,淡不可见的文气涌起又消散无踪,他才道,“沈小郎君一瞧就知道是被金尊玉贵养着的贵族士子,在下能理解。你其实还算好,其他纨绔子弟或许更无知无畏。只会章台走马、倚红偎翠,风流潇洒,游戏人间,哪知国仇家恨、民生疾苦?”

    沈棠:“……”

    只要她不对号入座,祈善说的就不是她。

    沈棠厚着脸皮:“祈先生说的是。”

    祈善瞧了没趣儿,他刚刚也是一时情绪上来控制不住——

    庚国灭杀辛国,三岁小童、田间农人都知道的事儿,眼前这个与龚氏有莫大联系的沈小郎君居然会犯浑,说不知道。他都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了。

    沈棠心虚地低头吃茶。

    “不过,辛国与庚国都是一路货色,灭不灭国倒也没什么区别。对百姓而言,区别不过是头顶那座大山从一个昏君变为一个暴君……”

    沈棠听完这话诧异了。

    她余光瞥了眼坐在茶肆外的庚国士兵,见他们没有注意到这边才放心:“听祈先生这话,您对被灭的辛国很有意见,可先前不是说……”

    二人初见,祈善还因为她是“龚氏子弟”而心生恶意,话里话外暗示龚氏与辛国灭国有关,又藏匿了国玺。沈棠还以为祈善很爱故国,现在一听又不是这意思。

    祈善懒懒地抬了一下眼皮。

    “这二者并不冲突。”

    见他没有谈下去的意思,沈棠只得主动岔开话题,旁敲侧击,试图从知道更多这个世界的信息。她指指头顶:“庚国那位……先生对他评价这么低?”

    辛国被灭国,诸侯王昏聩是该背锅,骂一句“昏君”不为过,但庚国实力强劲,诸侯王在位期间开疆扩土,祈善的评价居然是“暴君”?

    祈善嗤笑:“如果那都不算暴君,哪个诸侯王不能称一句‘仁主’?瞧着吧,五年内暴君郑乔不死,庚国必将自取灭亡。”

    沈棠八卦劲儿上来。

    “具体‘暴’在何处?”

    祈善正要科普,茶肆外的囚车传来一声声刺耳叫骂,没一会儿就只剩鞭打声和凄厉的惨叫声。沈棠透过茶肆竹帘的缝隙往外看去,隐约能看到囚车一角滴答滴答淌着血。

    又有一名囚犯怒骂:“你们即便打死老夫,老夫也要说出,郑乔你个头钱价的兔儿爷,一路卖你娘给的屁【眼】儿爬上来的贱【种】,让老夫衰绖舆榇、披麻戴孝,做你祖宗的梦!”

    这位仁兄长着一头白发,一身横练腱子肉,说话中气十足,声如洪雷。

    沈棠第一次围观异世界骂人文学。

    牛批啊!

    庚国士兵当然不会任由他叫骂。

    当即挥着鞭子打上去,随便一挥就是一道血痕,那位仁兄愣是硬气咬住牙关,没发出一声惨叫或是求饶,士兵打得越狠他骂得越起劲。

    直将人抽了个奄奄一息,士兵喘气冲囚车犯人吐了口唾沫:“晦气的老东西!”

    “沈小郎君方才问‘暴君暴在何处’,这不就瞧见了?”祈善虚指一下茶肆外的方向,担心沈棠听不懂,便从头说起,“郑乔就是如今的庚国国主,他五岁随同生母入了辛国后宫为质。据闻他自小聪慧好学,少时生得一副天姿国色,十五岁为辛国国主脔【宠】,赐名‘女娇’。”

    “辛国国主是有大病?”

    祈善道:“确实有病,昏庸无能且好色,一次偶然盯上他国后宫女眷王美人,也就是郑乔生母。巧取豪夺将人弄来,还附赠一个质子郑乔。”

    “这个郑乔也可怜……”

    祈善却嘲笑她过于天真,问:“你是不是以为郑乔年少被强权逼迫,委身原辛国的国主?”

    “难道不是?”

    美少年X昏君……

    下意识都会以为是昏君强取豪夺吧?

    祈善摇头:“倘若是,郑乔倒也可怜。可惜不是,郑乔才是主动的那个,还利用辛国国主对他的迷恋,害死不少忠良之臣,铲除异己。得罪他的人,不管是不是冤枉都要经受破府极刑。”

    何谓“破府极刑”?

    就是将丹府捣毁的残忍手段,丹府文心武胆被毁是无法恢复的,即便事后被翻案也无法挽回了。郑乔还欺软怕硬,只对没什么背景或者根基弱的寒门目标下死手。

    一旦受刑,人生便毁了。

    辛国早年局势还算稳,国力不弱,即便出了一个一年365日不上朝,整天在后宫打转、在女人身【上】耕耘、暗中命人到处物色美人的昏君,百姓的日子也不算过不下去。

    可郑乔出现后,一日乱过一日。

    之后,庚国王室内乱,便想到还有一个待在他国当质子的郑乔。郑乔也有野心,不甘心现状,便以钱财前途笼络心腹,一番运作顺利让辛国国主松口让他归国。

    仅仅过了五年,庚国趁着辛国连年干旱、兵力不济的当口,偷袭出兵,一路势如破竹直捣王城。每攻下一处都会纵容士兵在那地方烧杀劫掠、强抢民女,而他则对辛国旧臣百般羞辱。

    “说起来,郑乔与龚氏还有渊源。”

    沈棠一听头皮都麻了。

    这个她真不知道。

    偏偏祈善还笑着说了出来。

    “当年,龚氏是支持郑乔回归庚国的主力,有意思的是——龚氏被抄家灭族,男子发配边陲充军当苦力,女眷被送去孝城教坊——这是郑乔攻破辛国王城下达的第一个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