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庶子相公软萌妻 > 第七十八章互送礼物
    两人老远就看到好运来排队的人,两人拐过去,从后门进去,就看到暖冬干练的站在柜台里面,手指翻飞的打包糕点又收银子。

    而杨帆时不时的上个蛋糕,放个面包,收拾碗碟,一会没停。

    “咦,见过公子,夫人。”嘴里说着见礼,手里没听,转身就跑去后厨窗口端刚考好的面包去了,一会又去端甜甜圈,毛巾圈。

    琉璃柜里各式各样的糕点,干净卫生又明亮,看着就有食物。

    两人又转向后厨,玉婶子跟春杏又是做胚子,又是烤的,府里的粗使婆子再给打下手又看火,都带着卫生帽,头发一丝不苟的包在帽子里,身上穿着上衣下裤两件套白色衣服,干净整洁。

    秦书画都要心疼几人了,幸好今儿买了那么多人,往店里放三四人,不至于让大家如此累。

    晏书想让杨帆带他们去,今儿看来没时间了,只能他们自己去了,还得回府赶马车,早知道就不让小二赶回去了。

    晏书郁闷,他还想着给小媳妇个惊喜呢。

    “我们出去转转,午后我带你去好不好。”

    “可以啊!”正好看看茶楼店铺,这个她想要二层或者三层的,也不知道能不能遇到。

    两人慢悠悠的走着,有一种走到地老天荒的感觉,时不时的两人相视而笑,要不停下看看摊子上的小玩意儿。

    “我们进去看看。”不知不觉的都走到了东市的街面上。

    看着眼前的三本楼,上面明晃晃的三个金色大字:【金玉楼】

    不是衣服就是首饰,果然,进去后就是买首饰的地方。

    一对璧人,刚一进去,就吸引了别人的眼球。

    一戴面纱的女子,露出一双秋水般的眸子,含情脉脉的看着晏书,把秦书画给恶心的,她一进门就认识这个女子,不是楚倩还能是谁,没想到,这个时候都到处招摇,对于流言蜚语,是真没在怕的。

    楚倩的神情跟意思恰恰相反,她是本着得不到就毁掉,又暂时没能力,只能恶心秦书画,好让两人出现嫌隙,他们不是很恩爱吗?她倒是要看看有多恩爱,感情有多牢固。

    “秦小姐也来看首饰吗?”嘴里叫着秦小姐,因为她不承认,眼睛却看着晏书。

    对于她的承不承认,对于秦书画两人来说,是无所谓的,她楚倩是她秦书画的谁?还是他晏书的谁?简直恶心。

    你能恶心我们,难道我们就不会了吗?

    秦书画惊恐的拉着晏书的袖子躲了过去。

    “楚二小姐,您可别过来了,注意点距离最好,不然,到时候您又……”未尽之言,让挑选首饰的夫人小姐都捂嘴偷笑,或者正大光明的笑。

    明晃晃的嘲讽挂在脸上,气的楚倩胸脯快速起伏。

    “相公,我们去里头,不然……快闭着眼睛。”

    晏书默默的让小媳妇搞怪,眼睛上的柔软小手,让他的嘴角上扬。

    有带相公的都学秦书画的动作。

    把楚倩臊得小脸通红,也是气的,在众人的嘲笑中带着丫鬟狼狈离开。

    传言大家都知道,秦书画如此,大家都抱着善意的笑意。

    晏书给小媳妇买了一套红宝石头面,一套猫眼石头面。

    秦书画笑着给便宜相公买了一块蓝田玉玉佩,一根羊脂白玉发簪。

    对于小媳妇的表现,晏书表面不显,心中激动,周身的气息都是甜的,秦书画好笑的一直看晏书,难道她对他太忽视疏离了吗?

    不由的反思自己。

    “咦,二哥?”

    两人出门就碰到焉头焉脑的晏安。

    “你们俩啊,逛完了。”

    晏安打气精神问道。

    晏书只是挑眉。

    “是啊,我们要回去了,二哥是来给二嫂买首饰来了吗?”

    秦书画笑咪咪的问。

    “嗯,嗯啊,对,弟妹能不能劳烦你帮我挑选一下?”

    晏安眼眸一亮,都说女人了解女人,他让秦书画帮忙多聪明。

    “咳!”

    晏书不悦。

    “好弟弟,帮帮二哥吧,求你。”

    对于晏书对秦书画的在乎,他身为男人了解,也理解,当即就转向晏书拜托了。

    “那就让画儿帮帮你吧。”两人跟着晏安又回了金玉楼。

    “二哥有没有要求?”

    “就是,你二嫂,嘿嘿,她怀孕了,嘿嘿,呵呵呵。”晏安说着说着就傻笑了起来,一身蓝色云锦长袍,手里拿着折扇时而轻轻摇动,风流倜傥不为是。

    晏家三兄弟,好相貌,晏岚她没见过,晏灵虽然嚣张跋扈,蠢的过分,但相貌也不差。

    晏书脸黑了,这是炫耀,赤果果的炫耀,这个呆子,他想给扔出去,太碍眼了。

    “恭喜恭喜啊,改天我去看二嫂哈。”

    “好好,有时间你就过来,多陪陪你二嫂。”

    “一定一定。”

    “快选。”

    看着两人你来我往,越发看晏安碍眼了。

    选了一套红石榴和掐金缠丝玉芙蓉的头面,寓意多子多福娇颜依旧。

    晏安抱着盒子道了声谢就急急忙忙的上马车走了。

    晏书黑沉着脸,他还想带小媳妇回去休息呢,没看到他的小媳妇累了吗!还选首饰,欠揍。

    秦书画对一个有小情绪的老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牵着手安抚。

    晏书把首饰留在店铺,让小二直接送府中,还特意说是哪个哪个府中,别送错了。

    掌柜的满口答应,晏三公子,哪个不认识。

    一出门,晏书修长的双手一伸,就把小媳妇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的往回走,早起练功,来时又走了那么多路,小媳妇肯定累了,走不动了。

    “呀!快放我下来,快啊!别人都看着呢!”丢人哦。

    晏书冰眸往周围一扫,“我抱自己名门正娶的媳妇怎么了?”有意见憋着。

    秦书画没辙,红红的小脸埋着晏书的怀里,头都不敢抬,看着怂唧唧的小媳妇,晏书‘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清越的嗓音,谪仙般的容貌,芝兰玉树之姿,让街上的大姑娘小媳妇羞红了脸,有那胆大的直接抛起了媚眼。

    秦书画伸出小爪子在晏书的腰间恨恨捏了一把,结果的是,肌肉紧实,只掐痛了自己的手指,惹的晏书又一次闷笑,不敢大笑,免得惹急了小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