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庶子相公软萌妻 > 第七十七章买下人
    抱夏欣慰的点着小脑袋,秦书画好笑的也不揭穿她。

    只是拿出针线继续,她是一套一套的都裁剪出来,配饰也裁剪放到一起,才会一套一套的做。

    今天上午速度快点,她就可以把冰蓝色的这套做出来,绣花她最后再绣。

    抱夏也坐在旁边分线,好让夫人早点做出来,公子夫人甜蜜蜜,这样她白嫩早点带小公子,小小姐啊。

    抱夏憧憬的想着。

    “夫人~”抱夏无奈的叫道!

    一转眼的功夫夫人怎么做了个球球啊。

    “我做了好一会了,歇歇也不行。”秦书画手里拿着拳头大的球球,惹着两小只呜哇,叽叽,的叫着,一跳一蹦,太好玩了,玩了一会把球扔给两小只,又继续手中的活。

    秦书画长出一口气,这外套做完了,又拿起用细棉布裁剪的寝衣裤穿针引线起来,手里快的很,这样归功于原主了,原主从小就练的女红,厉害着呢!

    现在天一天天的冷了,睡觉穿长衣长裤无所谓,这要是夏天,还不热起痱子,等她闲了就做就好睡裙好了,啊对了,还有内衣哇,说干就干,在抱夏幽怨的眼神中,秦书画记记划划,裁裁剪剪,看着手里的两块布,笑的见牙不见眼的。

    抱夏真不明白,夫人拿着那么一点布料笑什么,不会又要给两小只做衣服吧!

    她的夫人哎!你这寝衣才做了一半啊!

    幸亏秦书画记着呢,接着又做起了晏书的衣服,她在想,现代时里面放的啥,这里可没有,多垫两层,要不就超薄也好啊,比肚兜好太多了,不会晃荡。

    就这么办,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啊,秦书画把眼神看向了抱夏。

    讨好的嘿嘿笑了笑。

    抱夏了解她家夫人的性子,她们两人,就由着夫人吧,到外面时,夫人可端庄秀丽又大气着呢。

    不知不觉,晏书都回来了,朗月清风般的人儿,看到秦书画时,周身冷冽的气息立马春风细雨般柔和。

    “回来了。”就跟普通妻子问候丈夫似的,三两下折叠起手中未完成的衣服,笑眯眯的问道。

    抱夏识趣的下去了。

    “嗯,我们现在就走吗?”晏书大长腿一跨,双手一伸,就抱起秦书画,自己坐在秦书画坐的凳子上。

    秦书画对于稀松平常的抱抱,已经不会被惊讶了,只是依偎在了晏书的怀里。

    “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用,还不饿。”

    秦书画递了一杯茶水,晏书也不接,就着小媳妇的手直接喝了起来。

    “我们走着过去还是坐马车?”两人手牵着手来到大门口。

    “坐马车,在西坊。”

    一路摇摇晃晃,停在了一个大院子门前,门口也没人守着,晏书带着秦书画直接进去了。

    “两位贵人是需要哪种人,咱们这里,青壮年,小厮书童,粗使婆子,伶俐的丫头,应有尽有。”伢人一一介绍。

    “能先见见人吗?”

    “哎哟,看我,‘啪啪啪’,大家都出来,站这儿,排好队啊,被公子夫人选中,你们可积了大德了。”伢人拍手喊到。

    五六十人就那么排着队,有眼巴巴的,有一脸麻木的,也有一脸谄媚的。

    “咱们选几个?”

    让你有点参与感。

    “夫人做主就好。”晏书笑着说道。

    秦书画瞪了晏书一眼,她都听到有人抽气声了,哼。

    晏书无奈宠溺一笑,手里拉着小媳妇一直没松手。

    也有几人一直冲着晏书眨眼睛,或者垂首落泪,娇嗔跺脚。

    秦书画眼抽抽,这是当着她的面勾引晏书呢,这种丫鬟那个夫人敢买回去,那不是买回去一个妾吗?

    吓人。

    最后,秦书画点了十一二三到十五六的丫头十五人,二十以下,八岁以上的小少年十五人,厨娘两人,粗使婆子一人,带点功夫的青壮年十人,给他们护院,到时候再看,绝对不会多了。

    秦书画一张嘴就是四十三人,晏书挑眉没说话,他的小媳妇有大动静啊。

    伢人喜的见牙不见眼,拿着小算盘噼里啪啦一顿拨打:“看在夫人如此爽快的份上,小丫头一人十五两,小伙子也就同样价格十五两,粗使婆子八两,厨娘一人十二两,这几个护院一人的二十五两,这么算就是……”伢人眯着狡诈的眼算着。

    “相公,咱们走吧。”

    “好。”晏书也不问为什么,小媳妇说什么就是什么,当即转身。

    “哎,哎,贵人好商量嘛。”

    “这哪里能商量嘛!我们可是如果前面那家的,人家一个丫头才八两,护院才十二两,你这儿,啧啧啧,我们买这么多人,你还狮子大口开,不得了,买不起,算了算了。”

    秦书画一副被吓到的模样。

    伢人一听不得了,他就知道隔壁那家子不要脸哇,整一些便宜货,也不知道来头对不对,就搅和的他的生意不好做。

    伢人皱着眉头,一咬牙一跺脚:“那就按夫人的价格,唉,这样可就亏本咯。”这么算,他最多一人身上转二两,心痛!

    他的银子,隔壁给他等着。

    “您就是痛快,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一共三百八十一两,天哪,相公!这么多,会不会人太多了?”

    “哎哟,我的夫人呐。”

    “哎哟,看我怎么说话的,该打该打。”

    伢人被晏书的眼神吓到了,连忙自罚赔罪。

    “您可不能再砍价了,老头我上有老下有小,您就可怜可怜我吧。”

    秦书画无语的看着这个四十来岁的人,说什么老头,算了算了。

    晏书把银票递给伢人,又把伢人给的卖身契递给小媳妇,看着呆呆的小媳妇,眼中笑意盈盈。

    哪里来的银子?有私房?

    秦书画眯眼看晏书。

    出去说,让小二带着人会府,看着小二赶着马车,后面跟着一串人,晏书嘴角抽了抽,不忍直视的撇过脸。

    这画风,莫名的喜感。

    “你要说什么?”

    “走,我带你去,保证你喜欢。”晏书拉着小媳妇往好运来走去,他的去看看杨帆这家伙,这是长在好运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