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超越柯南开始 > 第880章:初起
    “哈?”诸角亮子眉毛扬起,“又是借钱?你说,这是你这个月第几次找我了?”

    “拜托了,亮子。只需要10万,不,五万就好。只要能让我把今天的房租续上就行。”权藤系子态度卑微,看样子,真的把所有的希望都堆在了这次拜访上。

    “运道不好的话,你就应该给自己算算,你不就是干这行的吗?”诸角亮子讥讽地戳着她的胸口,随后神情不耐地推她出门,“总之我是不可能借钱给你的,你就死心吧。”

    移门被无情的关上,甚至还上了锁,权藤系子在门口呆呆的站了会儿,见不认识的三个人看着自己,也不想在这被人看笑话,阴沉着脸离开了诸角家。

    “原来是算命师。”服部平次心中纳闷,“这种行业,在你们关东很受欢迎吗?”

    “不清楚。”柯南涉猎虽广,但也没有广泛到连占卜算命的行情如何都有涉猎。

    至于毛利小五郎,他直接转身走人,装作没听见。

    问他这种冷门职业行情如何,不如问他,附近哪儿家酒比较好喝,哪儿种马跑的比较快来的实际一点。

    前来拜访的两人,都是诸角亮子认识的人,看样子,也与她口中,徘徊的可疑人员没什么关系。

    如此一直到傍晚六点三十五分,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都这个点了,今天可能不会出现了吧?”毛利小五郎掐灭一支香烟,等了这么久,什么人影都没看见,如果不是诸角亮子在撒谎,就是他们不赶巧了。

    “纵火的话,深夜里出现比较可能吧?”柯南并不赞同,白天没蹲到人其实很正常,多数人的心里,夜晚行动远要比白天安全。

    “这点不好说,倒是那位风水师,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他进去已经有两小时了吧?居然还没有出来?”服部平次望着时间说道。

    “确实....”

    三人对视一眼,皆是看见了对方眼中那跃跃欲试的想法。

    诸角家玄关入口的移门上锁,想潜入是没可能了,但是绕道侧面,通过客厅处的玻璃或是卧室的玻璃移门,足够他们了解屋内的情况了。

    绕了住宅半圈,在未干的泥土上踩下一串脚印,最终听到客厅内的动静,在客厅的玻璃移门前停下,他们掩在窗帘一端往里面看去。

    “在哪里,在哪里....”

    之前进来的风水师果然没有离开,他嘴里说着什么,焦急地在抽屉,地毯,收纳柜,等等各种能放东西的地方翻找着。

    “老师,你在找什么?”诸角亮子静悄悄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吓得他瘫坐在地,“亮子,你不是洗澡去了吗?”

    “是啊,已经洗完了。”诸角亮子指了指还散着热气的头发,“所以呢,你在找什么?如果是找证明我们之间不伦关系的录像资料的话,我劝你还是别费力气了。”

    窗帘后偷看加偷听的三人,被这从天而降的大瓜砸到眩晕。

    只听诸角亮子得意道:“那可是确保你跟你妻子离婚后会跟我结婚的重要东西。被我藏在了一处绝对安全的地方,所以你就不用费心了,找不到的。”

    “额...呵呵,你误会了亮子。”曾我操夫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就是在替你看看,家里有没有什么败坏风水的东西。”

    “是吗,那你慢慢看。”诸角亮子也不揭穿他,笑道,“等会我丈夫就要回来了,你记得跟他多喝两杯,你们是朋友不是吗?好好聊聊,最后能好聚好散就圆满了。”

    “嗯,我会的。”曾我操夫捏紧着拳头,脸上却是摆着笑容,这贱人。

    诸角家外,街边的租聘车内,刚刚听到一个大瓜的三人回到了这里。

    “大叔,你们大人的世界总是这么扭曲复杂吗?”

    “啊~屡见不鲜了。”

    “你们看,那个人不是之前来送目录的店长吗?”

    柯南在他们聊天时瞥见了后视镜内的人,是之前见过的玄田隆德,正用手帕擦着额门的汗从一户人家内出来。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毛利小五郎瞥了眼不在意道,“八成是因为业绩不达标,被迫加班了吧?”

    “是吗?他不是店长吗?”柯南感到奇怪,没听说过店长也要加班赶业绩的,不过见他路过离开没在附近逗留,也就没多想。

    很快的夕阳落下,月色当空,时间来到七点,巷子里走来一人,进了诸角家。

    “他应该就是诸角亮子的丈夫了吧?”服部平次看着来人,棕色西装佩戴眼镜,夹着扁平的公文包,模样淳朴又有丝严谨,总不能再是玩风水的。

    “我回来了。”诸角明进了玄关又关上移门,诸角亮子与曾我操夫已经在入口等待了。

    “你回来啦,老公。”诸角亮子笑容甜美,看不出半点背叛的不安。曾我操夫也是笑道:“等你许久了,诸角。”

    “是曾我啊,你都已经过来了。”

    “是啊。”

    “那我先去上个厕所,你先出去发动车子的引擎等我吧。”诸角明笑着脱下鞋子,诸角亮子上前接过他的公文包,同时说道,“不可以哦,既然要喝酒,就不能开车,反正也不远,就走路去吧。”

    “看来曾我都跟你说了,也行。”诸角明点点头,“机会难得,你要不要也来喝几杯?”

    “我就不用了,我平时又不喝酒。”诸角亮子笑着摆手,“而且我还打算看深夜的足球实况转播,你们走后就要睡觉了。”

    “是啊,你总是这样,还真可惜呢。”

    柯南:“之后那出去喝酒的两人间的谈话也有些不对劲,本来是想追上去看看的,可又接到小兰打来的电话,催我们回去吃饭,就打算先回去,但没想到....”

    诸葛:“发生了火灾是吗。”

    夜晚七点多,诸角明与曾我操夫离开后不过半小时,诸角宅突然燃起了大火,等到消防员赶到时火势已经不受控制。

    因为好奇他们的调查进度找来的诸葛,与跟消防车擦肩而过,觉得不放心回来查看的柯南三人于燃起的住宅前碰头,现在刚刚听柯南说完他们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