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豪门:帝少狠会宠 > 第373章 关心一下未来的妻子
    相框上少女生动的笑鲜艳夺目,绕是她见惯了世家圈子里的美人,都会被相框里的女人拽紧视线。

    叶素七紧握指尖,心脏微凉,这样的人,就算烧了这些纸质东西,也依旧会留在心脏深处。

    她轻轻一笑,长如薄翼的睫毛微闪,不做回答。

    男人最不喜她这幅模样,从厨房里拿出一桶油,倒在那些照片上,当着叶素七的面,点燃了火。

    熊熊火种迅速笼罩了叶素七的眼瞳,她心下一惊,猛的站起来,失声尖叫:“薄彦景,你疯了吗?”

    在房间里点火,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你以为你烧掉这些东西,就可以烧掉你对她的喜欢了吗?”

    叶素七冷冷一笑,内心凉薄:“你不爱我,也别把我当傻子。”

    男人眉头紧蹙,上前捏住她的手腕:“把你当傻子?这?些年我对你的感情,你一点也体会不到吗?”

    “叶素七,你的心都被狗吃了吗?”

    素七甩开他的手,退后几步:“对!我的心就是喂了狗!”

    男人英俊的面庞猛的沉了下来,将她狠狠摁在怀里,沉声道:“七七,乖,别闹了。”

    叶素七精致的小脸苍白如纸,眸色微变:“从头到尾,你只觉得我是在闹!薄彦景,难道你觉得和我在一起心里一直装着别的女

    人,是件小事吗?”

    他眼里容不下刺,更何况她。

    “七七,谁都有过去。”薄彦景沉声,握住她颤抖的小手:“你也有过去。”

    叶素七身子猛的一颤,像是被人推进一汪冰水之中,全身发冷。

    过去是一道无形的伤疤,在她心口生出一朵朵黑色的花,久而久之,心血浇灌,越发的茁壮。

    被过往缠绕的人,活的像个拾荒者。

    “我的过去,不曾隐瞒过你。”她抬头,眼睛里是万丈深渊:“如果你早些说你介意,我们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我从未介意!”男人声音低沉的不像话:“你有过去,我也有过去,我们将过去埋在时光里,好好在一起,好吗?”

    叶素七轻笑:“我们还能好好在一起吗?”

    这是问他,亦是在问自己。

    他们早就回不去了,只是她一直被束缚在这段回忆之中,以为重生之后,就能将破碎的感情拼凑。

    如今看来,只不过是在不同的时间,一直做着错的事情。

    “你比我更清楚,这段感情就不应该开始。”她冷笑一声,火烧的越来越旺了,橙红色的色彩倒映在整个房间里。

    “我很清楚,我为什么和你在一起。”男人眉眼微沉,深邃的眼眸似有万丈光芒:“我同你,是命中注定。”

    “七七,我现在不能和你解释清楚,但我可以跟你发誓,我对你的真心,绝无欺骗。”

    男人的声音铿锵有力,英俊的面庞冷硬坚定。

    素七垂着眉眼。

    不能解释的感情……

    “七七,相信我一次,好吗?”男人捧着她的脸,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柔软,甚至放下了身段,带着一丝征求。

    素七妥协的闭上双眼,男人昔日种种的好,犹如一部电影在脑海里重复的播放着。

    薄彦景对她的好,她一刻都没有忘记过。

    “好。”

    良久,少女低声开口道。

    薄彦景深邃的眉眼透着一抹劫后余生的光芒,猛的将少女抱在怀里,狠狠亲了下她的额头。

    素七闭眼,指尖有些发凉。

    她不清楚,自己能不能过心里这一关。

    如今薄彦景心里的这个女人,如鲠在喉,难以下咽。

    “老大!”

    冷末笙从外面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低声唤道。

    男人搂紧怀里的少女,双眸寒冷如霜。

    见叶素七已经被找到,冷末笙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人找到了他也不用受很重的惩罚了。

    这个人还真是红颜祸水,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将薄彦景迷的神魂出窍。

    “叶素七,你这么大个人了,好端端的闹什么离家出走?”

    素七低着头,安静的在薄彦景怀里,仿佛像失了生气的瓷娃娃,精致,却没有人气。

    薄彦景危险的勾眸:“滚出去。”

    男人冰冷的声音带着滔天怒火。

    冷末笙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薄彦景要么不动怒,一动怒周身的气息很明显冷了数十倍。

    “老大,我说的是实话呀。”冷末笙一脸不怕死的开口:“你就是太宠这个女人了,所以一生气,就跑的没了人影,让所有人都找

    她一个人。”

    薄彦景脸色沉的更加厉害了。

    陌如玉正好这个时候走了进来,见到这种状况,心下察觉不妙,连忙开口道:“叶小姐,你回来了。”

    叶素七不语。

    陌如玉这才发现,叶素七脸色难看到了几点,一张小脸惨白如纸,精致的毫无生气。

    绕是他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都嫌少见过一个人活着,就像是死了。

    此刻的叶素七把这句话诠释的很好。

    “把冷末笙扔c国去,没我的同意,不许回来。”

    男人顶着滔天怒意,一字一句开口。

    冷末笙面色铁青,惊恐不已:“我不去c国!那地方鸡不生蛋鸟不拉屎,什么都没有,我去了会无聊死的!”

    说完,求助的看向陌如玉。

    陌如玉摇了摇头。

    这是自己自找的死路。

    大道两旁不走,偏偏要往中间撞。

    “叶小姐,末笙年少轻狂,不懂得收敛,我让他亲自给你赔礼道歉,希望你别计较。”

    陌如玉一字一句开口,英俊的面庞波澜不惊。

    冷末笙一听要赔礼道歉,差点就翻脸,但被陌如玉的一个眼神给瞪了回来。

    “叶小姐?”

    陌如玉见她面色冷淡,像是局外人,低低唤了声。

    叶素七抬起头,淡漠的嗯了一声,随后道:“是他活该。”

    冷末笙和陌如玉面色皆是一沉。

    冷末笙更是直接撕破了脸:“叶素七,你别太得寸进尺!给你赔礼道歉,已经是我天大的忍让了!”

    叶素七眉眼淡漠:“我没逼着你道歉。”

    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冷寂下来?

    薄彦景青着一张脸,没空搭理冷末笙:“陌如玉,带他下去,”

    陌如玉还想说些什么,但见男人明显动了怒,沉默不语,把冷末笙拖除了两人的视线。

    气氛骤然冷却下来。

    男人深深看了一眼叶素七:“七七,你想去c国看看吗?”

    叶素七心脏猛的一抽。

    c国那个地方她一辈子也不想再去第二次。

    什么是贫瘠之地生乱刑。

    说的正是c国。

    “不想。”叶素七沉眉:“那儿和我没什么关系。”

    薄彦景摸了摸她的黑发:“以后有机会可以去的。”

    叶素七猛的皱眉:“我说过了,我不想去!”

    薄彦景沉默。

    两人之间的对话也彻底结束。

    ————

    叶素七的手得到了治疗,治疗的人是上次和几人一起救下来的那位柔柔弱弱的女生?

    看了她的手一眼后,先是一脸震惊,后来又信誓旦旦的说不会留疤。

    叶素七被她的样子看的有些不自在,抽回了手:“我不想看了。”

    医生:“……”

    薄彦景捉住她的小手,耐心的哄着:“七七,这个手伤很容易好的。”

    叶素七沉眉:“留点疤也没事。”

    “不行。”薄彦景抓住她的手把手伸到医生面前,沉声开口道:“给她好好看。”

    叶素七重心失衡,还没反应过来。

    “我尽力。”哆咪叹了口气:“一个女孩子把手砸成这样,肯定很疼吧。”

    如果是她的话,她早就开始大哭了。怎么可能像现在这么冷静。

    “薄哥,你之后可得看好她了。她可不像你们皮糙肉厚的,受点伤包扎一下吃点药就好了。她的皮肤太嫩了,需要好好保养。”

    叶素七青年,刚刚下来的时候她不在,所以现在开始准备推销了。

    “我没事。”叶素七冷漠的看了一眼手:“小伤。”

    哆咪眼睛都瞪出来了,一脸惊奇的看着她:“就这还是小伤,那在你眼里什么才是大伤?难道是那种奄奄一息连神仙都无法救的

    状态是大伤?”

    “你看起来比我还小,怎么皮这么厚。”

    叶素七沉默。

    是啊。

    当年的她,要是受这么重的伤,早就哭的死去活来了。

    只是现在的他竟比以前要坚强了许多,手上的痛对于她来说,也不过是人生中可有可无的伤疤罢了。

    颠沛流离的那些年,还有在牢房里的那些年,她怕疼的次数越来越少。

    倘若她娇气,颠沛流离的第一天,就会死在c国。

    “多嘴。”男人沉眉,低低呵斥:“好好看。”

    哆咪冷哼了声:“干嘛,还不能关心一下老大未来的妻子?”

    男人深邃的眼瞳微敛,听见妻子的形容词,颇为愉悦。

    叶素七低着双眸,微微握紧了拳头,妻子么?她这辈子可能都成为不了薄彦景的妻子了。

    当有些秘密在阳光下暴露,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异常可笑。

    “好了。我给她涂了药。”哆咪在两人各怀心思时开口,道:“只要按时涂药。她这个手就会好的很快。而且结痂的组织会慢慢掉

    落,长出新的肉。”

    “等长出新的肉,就再来找我拿药水,这样,她的手就不会留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