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首席人生体验官 > 213 一碗地瓜烧
    众军官入账。

    马仁兴让警卫员搬出酒水,几名在座的营连长官都举起陶碗。

    “陈连长。”

    “马团长。”

    陈汉站起身,捧起酒碗,朝马仁兴喊了一句,再用目光扫过在座战友。

    骑兵团部政委、参谋、一营长、二营长、几个连长都坐在帐内。

    碗里的酒也不是想象中的羊奶酒/马奶酒,而是火辣的地瓜烧,粮食味很足,没什么奶腥味。

    “欢迎新同志!”马仁兴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帐内的军官们都举碗饮酒,舒爽的嘶哈声不绝于耳。

    军中饮酒其实是算大忌,不过骑兵团地处西北,风高气寒,昼夜温差大,储存一批酒水取暖是人之常情,就像藏民冬天喝酒保暖一样。

    马仁兴就算再不近人情,也不可能杜绝骑兵团的将士在休整期喝酒。当然休整期是一回事,有任务又是一回事,马仁兴也是看眼下正在休整,破例让军官们在驻地饮酒。

    再加上有新同志来,确实该表示欢迎,让新同志尽快融入骑兵团的大家庭。

    “好!”

    “陈连长豪气!”当陈汉一口饮尽整碗地瓜烧,帐内的军官们纷纷鼓掌叫好,满脸兴奋。

    军中就喜欢豪爽汉子,何况骑兵团大都是由北方大汉和藏民组成。八路军其实远远比印象当中更受西藏地区底层百姓的爱戴,许多农奴带着地主家的马匹,转身就投了八路军。

    陈汉对于骑兵团军官们的豪气感觉很舒服,有种回到自己的样子。当然,大家在军里喝酒不会喝多,又有人给陈汉添一碗,破例的份额就算没了,其它军官们从头到尾就一碗,一口一口省着喝。

    马乘风在帐内看的眼馋。

    马仁兴却好像忘记他是自己儿子,单纯把他当成警卫员,陈汉见此情形,主动点了一下马乘风的名字,顺便说清路上招了一个友军战士入队伍。

    他作为一个连队的主官拉一个人入队伍简简单单,现在八路军可正处于人多力量大的时候呢。当然,骑兵团的番号不一般,人的背景要查清楚,不过魏和尚背景干净,来龙去脉说清楚便行。

    马仁兴根本不会多问一句。

    只是说到马乘风以后,帐内的军官们都面露笑色,马仁兴也抬头看向帐口,出声问道:“抗大电译班毕业的?”

    “是!”

    “团长!”马乘风板着张脸,老老实实,敬礼说道:“抗大电译班第七期毕业生马乘风奉命前来报告!”

    “留在团部负责电台吧。”马仁兴说罢,指指旁边一个位置:“坐!”

    “多谢团长!”马乘风又搭下张脸,坐到帐右方的一个角落,倒是跟一营长,几个连长都很熟络,有一句没一句话的开始聊起来,看来大家都很照顾乘风这孩子,不过乘风可能跟他老爹有一点小隔阂,不是特别爱搭理他老爹,但是马团长眼里的护犊之情似海,任谁都可以清晰感受的到。

    父子从军同在一部,适当制造点距离是合理的,马团长跟乘风的关系应该并不差,看几个营长对马乘风的照顾就知道。

    陈汉又跟马团长聊了聊地瓜烧的事情。

    怎么骑兵团喝的不是马奶酒?

    嚯!

    原来晋西北那个刚接任新一团的团长丁伟,表面乖的像个好学生,一调到新一团就说同志们条件艰苦,再苦不能苦战士,硬是要给战士们搞福利,竟然让一个营的战士们拉着老百姓开锅酿酒,地瓜烧都TM卖到鬼子县城里去了。

    据说丁伟带着乡亲们赚的盆满钵满,靠着卖酒钱还搞了一批军火回来,战士们也都吃上肉了。

    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丁伟就坐稳新一团团长的位置,深受战士们的爱戴,气得原团长李云龙在被服厂摔帽子,大骂:“他娘的,你老丁带着战士们过好日子,战士们跟着俺老李就是过苦日子呗?”

    386旅陈旅长更是气到不行,老子让你去带兵打仗,你TM的去做生意?就你丁伟能是吧!

    当即就打电报训斥丁伟,丁伟却说他是在做县城鬼子情报工作,什么地瓜烧?那只是掩护罢了。

    你真别说,大冬天的酒水销量是真好,丁伟还真摸到一些情报,趁机打掉县城外两个鬼子据点,旅长这就没话说了吧?

    抗战时期咱八路军的能人真多。

    堪称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另外,丁伟为了打点好上下关系,还给附近几个部分的战友,全部都送了两锅地瓜烧,骑兵团里的地瓜烧就这么来的,陈汉觉着丁伟真心优秀,抗战结束能封个少将都TM占便宜了。

    陈汉也跟几个营长,连长熟悉了一遍,团里对他红小鬼的身份非常看好,马团长提到正事:“现在团里有三个连正在重建,其实一营二连已经重建完毕,代理连长是之前的团部参谋,二营三连也已经重建完毕,代理由连队指导员代理连长,三营一连正在重建当中,连队暂时缺少主官,你可以任选一个。”

    陈汉听见三个连队的基础状况,当即便明白一营二连代理连长是马团长提拔的得力干将,二营三连、三营一连都是可以任意选择的。

    当然,现在团里不缺位置,他选择哪个连队都行,马团长会进场重新安排,不过他倒没有搅活别人好事的想法。

    而他又不喜欢有一个指导员在旁边指手画脚,虽然好的指导员有大作用,但是陈汉性格比较野,干脆就选了正在重建的三营一连,马团长听见陈汉选择前去三营一连,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三营一连在上个月的王家堡战役当中,顶着鬼子的毒气弹冲锋,整个连队伤亡过半,现在只剩下五十名骨干,剩下的战士你要自己招募。”

    “没问题!”陈汉点点头,他就喜欢自由度高的任务:“不过团部家伙事要给我配齐喽!”

    “这上任的路上也给团长带了些礼物。”陈汉拍拍手掌,魏和尚便将十三把鬼子步枪抱进来。魏和尚非常光棍的将一包枪械丢在地上,朴实无华的说道:“这些都是连长在路上打死鬼子缴的武器。”

    马仁兴几人看见地上的武器枪械,目光一下就犀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