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 > 0312.真相
    10分钟后刷新

    “轰”!

    “轰”!

    “轰”!......

    十凉平·巨虫形态的吐息并非没有一点物理攻击效果。

    事实刚好相反,它不仅能够吞噬人类的灵魂,破坏力同样惊人。

    与此同时,姜直树将咒力积蓄到了左手,无限咒力恢复,再次积蓄,等到了实在积不动的时候,换成右手。

    大部分咒术靠咒印发动,消耗的是咒力。

    几轮积蓄后,姜直树的一次性咒力输出量早已到达A级,代价便是他的双手得废几天。

    “叮”~

    一滴露水低落,姜直树的一双手掌分别结出一个印记,而后叠加在了一起。

    滴水成为小黑点,瞬间蔓延——

    “千年黑庭狱!”

    巨大虫兽陷入静止状态。

    桃儿可以对姜直树使用【千年黑庭狱】,是因为此术对目标没有丝毫的伤害。

    它的效果是精神死亡,精神或者说灵魂静止1000年,哪怕无人去杀,也逃不过一个死字。

    【千年黑庭狱】是精神监狱,直树通过【复制】天赋学到了一些皮毛,加上葵的教导,才成功完成1分钟版。

    他这个版本对全体S级以下有效,时长为1分钟。

    优点是必中,缺点便是需要蓄力。

    变身真正的本体,十凉平的神志显然已经变得不清楚。

    换回人类形态,姜直树还真不敢对他用这个术。

    现在,“他没有痛感,只要趁此机会杀了他,战斗就结束了。”

    姜直树的一双手已经肿成了紫色的包子,忍痛召唤【细雪之舞】的完全形态。

    斩!

    褐色巨虫被斩作两段。

    两段不靠谱,一分钟的时间足够姜直树斩出一百刀。

    第二!......

    巨虫的上半身突然动了起来。

    “姜直树,你用过的东西都在我的算计之下,包括上次你没用完的【千年黑庭狱】,黑庭狱禁锢灵魂,老子身体里灵魂比神谷学院还要多!”

    仅仅是一瞬,半截巨虫便来到了直树的面前,二者相距不足10CM。

    这是个意外。

    【千年黑庭狱】乃姜直树为A级诅咒师准备的大餐,他没听说过有哪个人能够免疫。

    怎么办?

    现在换位已经来不及了,传送也已经来不及了,用身体硬抗那一颗颗尖牙,明显是瞎扯。

    那就刚吧。

    姜直树将全身的咒力源源不断地注入细雪,以剑还牙。

    虽然还是会慢一拍,但以冰霜护甲的防御以及细雪的攻击力,直树相信至少能来个两败俱伤。

    关键时刻,巨虫停下了。

    姜直树一刀斩下它下半截嘴巴,巨虫疼得满地打滚儿。,回来之后,重新回到直树面前,依旧一动不动。

    它身体上的脸全部闭上了眼睛,包括十凉平的那一张。

    它趴在了直树的跟前,小心翼翼地蹭了下直树的裤角,表示服从,表示讨好?

    “他对我服从?不,应该是魂兽,是它。”

    “十凉平侵占了噬魂兽的身体,却没能完全占据......”

    这条巨大的虫子是冥界生物,相当于御灵?

    御灵诅咒对姜直树天然亲和?

    或许再过一会儿十凉平又会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姜直树当即说道:“你自杀下给我看看。”

    还剩半截身子的褐色巨虫歪着半张嘴打出一个问号:“唔?”

    应该是智力不足无法理解。

    见此,姜直树掏出一把【食粮】扔进巨虫的嘴里,后者咀嚼几口吞下去。

    等待10秒钟。

    虫身上的一张张人脸睁开了眼睛。

    “姜直树!……”

    “你做了什么?!!”

    讲真,十凉平这种不人不鬼的状态,姜直树不知道怎样才能彻底杀死他。

    用食粮算是一种猜测、一种测试。

    十凉平的体内装了N多条灵魂,把【食粮】给它们,它们应该会打架。

    姜直树猜对了,“十凉平”们再次醒来之后便开始往一块挤。

    那一张张人脸本来分得很开,挤到一起当然是为了相互啃咬吞噬。

    场面立即变得血腥无比。

    因为它们共用一具身体,相互吞噬就变成了自相残杀。

    杀杀杀杀,巨虫身体上的脸孔越来越少,时而升腾深紫色的火焰,时而冒起浓浓的黑烟。

    而巨虫本身,先是打滚儿挣扎,等脸们死得差不多了,它也没了力气。

    它想往姜直树的身边爬,但似乎又怕弄脏直树的衣服,前前后后,不住地徘徊。

    它发出的哀嚎声带着几分祈求,向姜直树祈求,救救自己。

    姜直树说:“回去以后,我会让织子给你做法事的。”

    终于,最后两张脸决出了胜负,但是那张胜利者也只剩下了一张嘴。

    “真......真没想到,我会这样输掉。”

    这才是十凉平真正的声音,“不过,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姜直树,你暴露了,你知道么,你以为我为什么把这条大虫子送到你面前,哈哈哈!”

    “呼”!

    紫火升腾。

    噬魂兽的尸体灰飞烟灭。

    死了。

    战斗结束。

    这应该是十凉平最后的出场机会了吧。

    姜直树一屁股坐地上,大口喘息。

    看看自己的双手,已经肿成了紫猪蹄子,姜直树果断流下痛苦的眼泪。

    “姐姐救命!”

    “雪奈姐,疼死啦、疼死啦,快点救救我啊!”

    光芒一闪,久之田雪奈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姜直树一把扑进姐姐怀里。

    看在他手受伤的份上,雪奈未作躲闪。

    哈哈哈,洗面奶。

    终于把十凉平弄死了,直树很开心。

    久之田雪奈说:“好了,你也别装了,收拾收拾,回去养伤。”

    然后,姜直树便倒在了她怀里。

    “都说不要装了。”

    雪奈无奈地说。

    然而,她低头一看,殷红的鲜血已从紫黑JK的衬衣蔓延到了裙子上。

    “姜直树,你醒醒!......”雪奈赶忙查看。

    十凉平控制龙崎麻理刺的那一剑对于直树来说不致命,由于是贯通伤,需要大量咒力进行修复。

    姜直树没治完就开始战,战时也没管身上的伤。

    幸好,雪奈来了,不然他今天真有可能挂在这里。

    “真是个笨蛋。”

    将直树带回姜家神社,久之田雪奈着手联系宫野桃。

    桃儿听说某个臭男人受伤了,当即笑道:“活该。”

    后听说是重伤,没来及穿鞋便跑了过来。

    光脚板的桃子老师谁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