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流匪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擒获代王
    张三叉带着护卫赶往城外。

    留在代王府外的林平,安排两组炮手,带上两门四磅炮随张宏图进代王府,而他和炮队的其他人守在代王府外面的大街上。

    虎字旗两个战兵师进入大同城。

    在城中推进的速度极快,几个城门很快全都被占领,粮仓和衙门口全都被虎字旗占领,城中的守军死的死投降的投降,抵抗力量越来越弱。

    普通的百姓早已躲在家中紧闭家门,而城中大户人家也都把家丁长工安排在院子里,防备有乱匪突然闯进家中。

    一些趁乱在街上闹事的地痞喇虎,虎字旗的战兵发现一批处理一批,根本不给这些人趁乱闹事的机会。

    仅用一个多时辰,整个大同城街面上除了尸体只有虎字旗的战兵。

    张三叉回到城外的营地。

    打听到刘恒在营中大帐,马上带着人又赶往大帐。

    “东主,好消息。”张三叉一脸喜色的大步走进刘恒的大帐。

    正研究桌上地图的刘恒抬起头,看着走进来的张三叉,笑着说道:“这么高兴,难道巡抚李广益被你抓到了?”

    “属下无能,让这老小子跑了,不过属下带来另外一个好消息。”张三叉兴奋的看着刘恒。

    刘恒好奇的问道:“哦?是什么好消息?”

    “属下出城的时候,营正张宏图已经带人冲进了代王府,这会儿差不多抓到代王府一家了,属下这趟回来,是想请东主去代王府,以后东主您就住进代王府,属下给您做守门大将。”张三叉激动的说。

    听到张三叉回来是请自己去代王府,刘恒笑了笑。

    代王府是依照应天府皇宫造的,虽然比不得应天府的皇宫,却比其他的藩王府更有气势也更有皇胄贵气。

    “东主,您是没亲眼看到代王府,那家伙,怕是京城的皇宫也就这样,宫门外的九龙壁,镶了好多琉璃,上面的飞龙就跟真的一样。”张三叉怕刘恒不会去,努力的夸代王府。

    刘恒笑着摇摇头,道:“我就不去了,你回去告诉张宏图,拿下代王府后,不要伤害代王一家人。”

    “东主放心,城中的守军差不多肃清了,而且有属下在,绝对保证东主您的安全。”张三叉以为刘恒担心城中会有危险。

    毕竟现在虎字旗不同了,刘恒的地位也不一般了,不适合再去做犯险的事情。

    这时候,一旁的杨远说道:“行了,你就别劝了,东主不进大同城是有其他事情要忙,等忙了自然会进城的,反正不差那么一会儿,你就别催了。”

    杨远也是早期流匪大营的老人,所以和张三叉说话显得随意一些。

    换做旁人,他这个外情局司局长和人说话都是冷着一张脸,似乎别人欠他一贯钱一样。

    “不是已经拿下大同城了吗?代王府也很快就能拿下。”张三叉面露一丝不解。

    杨远眉头微微一皱,道:“大同城是拿下了,但仗还没有打完,明廷派来的大军很快就要到了,咱们总不能刚打完大同城,马上又还给明廷吧!”

    “唉,我这个脑子。”张三叉用手一拍自己的额头,旋即说道,“净顾着高兴了,差点把明廷援军的事情忘了。”

    刘恒笑着对张三叉说道:“行了,你先回去配合陈师正和贾师正清理大同城内残兵,代王和其他宗室抓到后看押起来,等我进城再做处置。”

    “是,属下回去就让人把代王府收拾干净,等东主您亲自过去。”张三叉立正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人一走,刘恒目光重新落在桌上的地图上。

    桌上是一张大同和周边几府的地图,上面标记出了河流山林,还有沿路的州县和边堡。

    “东主,代王和那些宗室没少搜刮民脂民膏,这样的人杀了才能更好地收买民心,对咱们虎字旗在大同立足更加有利。”杨远不解为何要留下代王和其他宗藩的性命。

    刘恒端起茶缸走向一旁的炉子,提起上面的茶壶,一边往茶缸里倒水,一边说道:“这些人还有用处,暂时杀不得,至于宗室的家业,自然要全部没收,多出来的土地,也会奖励给咱们的战兵和那些没有自己土地的佃农。”

    “城中的乡绅怎么办?他们手中也有不少土地,重要的是,这些人的土地都是自家的东西,与咱们虎字旗定下的土地政策不符。”杨远说道。

    刘恒吹了吹茶缸里的热气,才道:“现在还不能动这些乡绅,土地依然留给他们,但田税还是要缴的。”

    “怕是那些乡绅不会老老实实的给咱们缴税。”杨远说道。

    刘恒笑道:“刀把子在咱们手里,一定会老实缴税的,等咱们彻底掌握了大同,对大同的土地重新丈量,少交一钱银子的税银都不行。”

    “如此一来,恐怕不少人会铤而走险,甚至勾结明军反抗咱们虎字旗。”杨远有些担心的说。

    刘恒轻哼一声,道:“不怕他们捣乱,只要发现一个就处置一个,正好收回更多的田地,相信总有乡绅老老实实的,这些听话的乡绅,才是咱们所需要的,用来向全天下的乡绅表明虎字旗不是他们的敌人。”

    “属下一定会盯紧大同境内的乡绅。”杨远郑重的说。

    刘恒点点头。

    盯住乡绅的事情,外情局去做最合适,如今就连他都不知道外情局在大同安插了多少暗谍。

    而且他相信,经过他和杨远的这番交谈后,很快就会有外情局的暗谍安插进大同境内乡绅的家中。

    张三叉回到城中,代王府已经被拿下,代王一家人和宫女太监们都被带到了代王府的宫门外。

    “哪个是代王?”马背上的张三叉目光在宫女太监们身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一个胖太监的身上。

    和其他太监比起来,这个胖太监长有胡须,身上穿的太监服饰明显太小,而且身边还有一位妆容服饰华贵的女子陪伴一旁。

    张宏图走过来,指着人群中的胖太监,笑着说道:“这个家伙就是代王朱鼐钧,抓到他的时候居然还想装太监蒙混过关,真不知是他享福享傻了,还是觉得咱们的人好骗。”

    “这些宗室从小被明廷当成猪养在王府里,很多已经真蠢成了猪。”张三叉看着眼前的代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