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宝藏猎人 > 第313章:姬姓公输氏
    山东被称为齐鲁大地,所谓的齐鲁,便是春秋时期的齐鲁两国。

    其中鲁国是周公旦的封地,他定下的周礼影响深远,意义重大,甚至可以称之为文明变革的一个拐点。

    鲁国的众多名人中,孔丘孔仲尼是最为著名的。

    甚至因为他的存在,让曲阜这座名城也变得更加有名了起来。

    这位开创儒家,千载称颂的儒家圣人无论喜欢还是厌恶的人,都不得不承认,他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影响力绵延两千余年。也让孔家成为了历代长盛不衰的世家,更是在多个封建王朝受封。

    历代孔家的家主还有衍圣公这样的称号。

    这样辉煌的家族史,在整个华国甚至世界的历史上都是屈指可数的。

    也让孔家成为了曲阜的名片,让不少曲阜历史名人屈居其下,包括木圣鲁班。

    “呼……”

    江宪吐出口气,目光看向车水马龙的道。虽然依旧是现代化的城市,依旧是相差不大的道路和车站,他心中的情绪却和之前远不一样。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身后的背包,他看向旁边的林若雪:

    “走,带你去老宅子看看。”

    作为有名的历史古城,曲阜的古宅颇多,其中大部分作为旅游景点供人参观,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宅院依旧供人居住。

    江宪和林若雪打了辆车,很快便来到了古巷的旁边。

    两人迈开脚步,走在地面的青石板上,石板上那一个个被雨滴和岁月摩擦出的痕迹坑洞,还有那零散的青苔,都显露出一股历史的悠远韵味。

    “这条巷子的几间房屋,都是揽山海一脉传承下来的。”江宪看了看四周,指着一间间颇有古意的房屋道:“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无人居住,都是放置些东西的。”

    一边说着,一边向着里面走去,很快两人便走到这条小巷的尽头。

    拿出钥匙,开开门锁,江宪轻轻一推,大门便向着两侧打开。

    一阵微风吹过,庭院内苍翠的竹子微微摇曳,枝条轻晃。一株银杏树在院落靠中的位置,一根根枝条上的嫩叶苍翠欲滴,下方摆放着一个个石桌石椅。

    “现在还不到时候,要是十月份还能摘一些果子尝尝。”江宪走入院内,看着树笑了笑,伸手指向周围:“你看这里如何。”

    林若雪目光看向周围,庭院内的布置很简单,地面铺着普通的石板,门口的两只石狮子方正的立在那里,院落内有零星的植物灾种,让整个院落内看起来充满了勃勃生机。

    但,这只是在普通人眼中。

    她顺着江宪所指,细细的打量下周边,又回想着周围宅院的布局,抬起头看到上方高悬的大日,转头问道:“这是,九曜天星局?”

    “不……”她又仔细的看了一番的周围,目光落在银杏树,落在门前,落在侧面:“这里……最少有四种布局!”

    “而且,都是活局!”

    江宪点了点头:“历代的揽山海掌门都会进出这里,对这里的布局时不时的进行修改加深,不按照特定的规律很难察觉到……虽然会 经常翻新,但风水惊和机关术的根基一直在。”

    “走吧,去里面看看。”

    话音落下,他迈开脚步,带着林若雪走了进去。

    越过院落,走过一条石子路,院内的厅堂落入眼中。

    厅堂古朴,门窗皆是由古木打造,走进去看到门内正对的木箱旁边挂着一副对联:

    公正长存卯榫外;

    输赢宁在斧刀中。

    “公输……”林若雪眨了眨眼睛,这是一副比较常见的对联,在一些鲁班祠堂处都能看到,而对联开头的两字正对应了鲁班公输氏的公输二字。

    “揽山海原本就是缺一门。”

    江宪走上前,对着前面的木箱微微躬身:“我们一脉的祖师自然是公输子,作为木圣,天下匠人之宗,这工具箱便代表了他。”

    “当然,这只是表面。”

    说着,他向着里面走去,林若雪跟在后面,一直走到里面的一间居室才停下脚步。

    随着江宪分别在墙壁各处,地面各点敲动,踩踏,一道细微的声音从周围缓缓的升起。

    咔咔咔……

    机括运转,房间颤动,地面和墙壁都开始了微微的变化。只见那一个个书柜,一个个床体都活动了起来,地面的砖石也如同华容道一般的活动,随着一声脆响,那连绵的声音停下,运动的房间也恢复了平静。

    而在两人面前,一条通往下方,蔓延出去的阶梯落入眼中。

    “走吧,下面才是缺一门真正的根基。”

    江宪伸着手,拉着林若雪走下去。

    上方的入口缓缓闭合,通道中立时一片黑暗,随着江宪一个响指打出,两侧一道道昏黄柔和的光芒顿时亮了起来,蔓延出一条通往远处的光芒通途。

    林若雪眼神微动,看着两侧的灯光,蹦出了两个字来:“电灯?”

    “当然了。”江宪点头,理所当然的道:“都二十一世纪了,难道下面还用古老的油灯?这又不是那种与世隔绝的地方,该通电通电,该用灯用灯。”

    “虽然古代有着一些让人惊叹的力量,但现代这种科技的时代,不懂得去用,迟早被淘汰。”

    说话间,他脚步不停,给林若雪指着周围石壁上的壁画。

    “这些都是历代祖师添加的,不少掌门会将自己有趣的经历见闻刻在这下面,来给后世弟子开开眼界。”

    林若雪美眸闪动,看着壁画心中体味着揽山海那千年波澜的历史,片刻后耳边传来一声:

    “到了。”

    她转过头,看向前方,只见到一座敞开的石门前有两尊雕像,而这雕像不是狮子,不是老虎,不是大象,也不是传说中的凶兽瑞兽,而是——木鸟。

    “公输子削竹木以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

    她转过头,道:“这雕像取自这个传说。”

    江宪点头:“没错,咱们进去吧。”

    两人迈步入内,石门后宽敞的大厅顿时映入眼帘。大厅的构造并不奢华,整体呈圆形,周围十二根巨大的石柱撑起大厅,而在这石柱之间的每一面墙壁上,都铺满了壁画。

    在这些壁画之前,一个个约有一米半的石台立在地上,每一个石台上都盛放着一个石雕的器物。

    曲尺、石墨、墨斗、刨子、锯子、斧头……

    全都是工农用具。

    “你应该看出来了吧?”江宪看着这些东西,脑中浮现了当年师父的模样:“这些都是历史传说中鲁班造的东西,但云梯和钩强这种战争器物却没有在这里出现。”

    “这是为何?”林若雪有些不解。

    江宪转过头,看向中间的位置,那里是一座雕刻的极为精致的石台,上面铺陈着一个个牌位,在最顶点的那个牌位则写着几个大字——

    姬姓公输氏班。

    正是鲁班的牌位。

    “还记得《墨子-公输》那一篇文吗?”江宪缓声道。

    林若雪点头:“传说公输子和墨子交锋,公输子的攻城器械用光了都没有攻下墨子的守城。而且不止如此,鲁问里还有两人问答,在道理上的争锋。”

    “不错。”江宪点头:“祖师当初和墨子争锋,争论道理,虽然相互之间并没有完全说服对方,但都吸收了对方的一些想法认知。”

    “而祖师的改变,就在于对他制造的这些器械认知上。”他目光落在周围的石雕上:“相比于云梯钩强这些武器,曲尺,锯子这些能方便大众,方便天下匠人的工具更被他看中。”

    “根据门内的记载,祖师曾经说过,‘能让我在后世封圣的,绝不是那些武器,而是造福天下的器具。’”

    “原来如此……”

    林若雪恍然的点了点头,不由回想其史书中记载的那个时代,诸子百家,各方争鸣的时代。

    江宪拿下背包,从里面取出骨灰盒,迈步来到高大的石台前,轻轻的触碰石台,只见到一个排位下探出一个石盒,将师祖的骨灰放在其中,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继续的向上走去。

    来到高点,将祖师的骨灰放入对应的石盒内,他又看了眼上方的排位,看了眼那和祖师排位放在一起的书籍。

    揽山海一脉的秘传典籍,也是徐真人猜测黑死蝶诅咒的来源。

    他转身走了下去,招呼着林若雪,恭恭敬敬的在石台前的蒲团上祭拜了一番,最后的目光落在了最下方的牌位上。

    “师父。”江宪开口:“黑死蝶诅咒已经完全解开,师祖祖师的尸骨我也收敛了起来,落叶归根。这一次和徐真人的探讨,让我们对宗门的诅咒有了更多的想法。”

    “我解除了诅咒并不代表未来的弟子不会沾染。”

    “所以,传承的模式恐怕要变一下了。好在,所有的东西都在我的脑子中。不过,想一想我以后能活那么久,传承模式不改,那不乱了套了?”

    说到这他笑了笑:“旁边的这位是天听地视的孙女外孙女,以后怕是要成为咱们揽山海的人了。”

    “每年她应该都会和我来看你们。”

    “这两年来,我经历了很多,也发现了很多秘密……”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历史比记载,甚至都野史中更加的有趣,更加的惊心动魄,我会用揽山海的方式,好好的去探索,去搜寻背后的真相。”

    “那些精彩的东西,我都会和你好好讲述一番。”

    说完这一番话,江宪转过身,看向林若雪:“走吧,好好玩一玩,接下来就是等待张教授他们的研究成果了。”